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赛德克·巴莱》:地摧山崩壮士死  

2012-05-07 23:55:00|  分类: 认识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魏德圣导演给华语电影实实在在地上了一课。


历史题材影片是当代华语电影的重要依托。自《英雄》以来,十年复兴路,历史片出力甚多。但历史片的道路越走越偏,颇多迷恋于内心的黑暗,桥段的吊诡,细节的奇技淫巧,场面的奢华堆砌,特技的胡乱使用,故事上变身 “阴谋电影”,形态上沦为“软性电影”。人性的光辉被漠视,公理和大义被嘲笑,英雄惨遭解构,阴暗大行其道。如此历史电影,终于招致越来越多的质疑,市场反响也日趋黯淡。

外表文弱,已经不算年轻的魏德圣制造了华语影坛多年不见的阳刚电影。

“呕心沥血”四字,形容《赛德克·巴莱》这部电影毫不过分。

电影不振,市场有限,好不容易获得《海岛七号》成功,不至于抵押卖房破产,魏德圣却不在已经树立品牌的路子上走下去,赚几年快钱,终老足谷翁;偏偏甘冒奇险,押上老本新资,毕其功于一役,拍摄一部属于自己和梦想中同路人们的“壮士电影”。对于绝大多数备尝艰辛、迟迟才获得应有成功的导演来说,这不是容易做到的。台湾导演的日子,并不比大陆导演好过多少。


《赛德克·巴莱》,是一部生命的成长历史。12年前,在这个“主意”还只是一个缥缈的梦想时,他感受到了使命的召唤,或许,那也是在电影的世界中存活下去的精神支撑。多少白昼和暗夜,一个又一个镜头,一句又一句对白,一个又一个形象,一堂又一堂场景,一次次产生、变更、升华、消失……但是,愿景没有任何实现的可能,华语电影,正经历着艰苦的挣扎。每一次希冀和破灭,实实在在地折磨着心灵;一下又一下,在心上,刻出血;一年又一年,白了少年头,空悲切。然而,锋芒磨平了,冤气散尽了,内心反而更加圆熟和强大,对历史,对人性,对电影的认知,又有了新的提升,也就有了新的折磨……九蒸九炼,他已经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赛德克三百壮士灵魂附体。

那部看起来和《赛德克·巴莱》没大关系的《海角七号》,或许也从中获得了益处。

《赛德克·巴莱》表现台湾原住民赛德克族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终于1930年发动雾社暴起义的传奇故事。人类历史,是一部征服与被征服的历史。所有的征服中,都隐藏着罪恶、铭记着血泪。台湾被日本占领时人民的惨痛经历,血浸丹青。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和高压的持续,新一代族群心理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就在1930年殖民统治已基本确立的黯淡岁月,赛德克三百壮士愤然发动起义,他们要用亡族的代价捍卫自己的尊严,和,天赐的骄傲!

难道,仅仅为了骄傲,便可以慷慨赴死?

太阳旗,彩虹桥。

《海角七号》的成功,令魏德圣有了融资制作《赛德克·巴莱》的可能。各路资金纷至沓来,豪杰草根拔刀相助,1.4亿人民币,基本上是华语电影有史以来最高的投资额度。

命运的多舛未必是坏事。假如魏德圣在初始时就有了创作机会,很有可能也将坠入窠臼。12年的磨洗,已经令导演异常坚定,令他于大历史的思维建构中获益良多。于是,那些原灵性的甚至野蛮的人类本能,和复杂多变的政治思维,立体地呈现在这部电影中,不偏不倚,形成了一个精绝的文本。同时,在制作上打破所谓商业规律,不找明星,不耍噱头,不玩空洞的大场面,不屈从于流俗的建议。在自己早已设定的电影道路上,重塑自己的电影生命。

魏德圣按照一部优秀影片的制作程序拍摄这部影片。走遍南投、宜兰的山山水水,穿行山河村寨,搜集素材,寻找场景,邂逅演员。(赛德克族所属)泰雅族的(非职业)素人,是演员首选。两代莫那·鲁道的扮演者,林庆台和游大庆,都是标准的泰雅人;其他演员,大部分也都是少数民族;汉族、日本演员,也都努力将自己向素人演员靠近。因为,这是一部属于“赛德克人”的电影。


影片尚未臻完美。各个制作层面都还存在不足之处。毕竟是华语电影中少有的大制作,经验、技术、策略的欠缺,坦言或者讳言,它就在那里。但这已经不很重要。电影中,赛德克三百壮士在雾社奋战的华彩场面,早已超越了历史事实和军事规律,但这是一股浑然天成的怨愤之气,渴望酣畅淋漓,魂魄上达于天。这是电影的力量,这是电影的魅力,这也是电影应该发出的呼唤和呐喊。

对于先辈英烈的打造,也隐含了对于华语电影的痛切之情。

这样一部影片,出现在当下,契合历史的潮流,符合艺术的规律。但是制造于台湾,而未出现在电影投资、市场环境更好的大陆,则颇有意味。大陆未必没有如此好项目,但是……此种荣誉不会属于盲目的决策和发热的头脑。

地摧山崩壮士死,然后天梯石栈相勾连。赛德克三百壮士尽皆死节,电影令他们永生。电影中的人们,历史中的人们,用雄浑的生命力告诉世人:卑贱者,蒙昧者,混沌未开之民,也有他们生存的权力,也有他们捍卫信仰的权力,也有他们为了骄傲而誓死奋战的权力——

“如果你的文明就要我们卑躬屈膝,那我就让你看看野蛮的骄傲!”

在一个软绵绵的时代,振聋发聩,激荡人心。


这何尝不是萦洄在一个或者一代愤懑导演的心灵之声?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