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2010中国电影表演艺术报告(男演员篇)  

2011-01-12 21:28:00|  分类: 认识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序言

2010年,是中国电影乘胜前进的一年,全年票房收入历史性地突破100亿大关,达到101.7亿,放映场次、观影人次、综合收入均创下2002年产业化改革以来的新高。即使出现了《阿凡达》这样的庞然大物,在院线市场上,国产影片依旧以微弱优势击败了进口电影,特别是年末的贺岁档,《赵氏孤儿》、《让子弹飞》、《非诚勿扰2》等作品领衔,彻底击溃了进口大片卷土重来的企图,为国产影片保住大半壁江山立下殊功。

2010年,电影演员的片酬水平继续飞升,几乎是国内仅有的能够和房价、物价比肩的数据。大腕涨价,小腕涨价,所有演员的片酬水平都大幅度提高,既不符合电影投资的规律,也不能够在票房收益方面取得回报——但这就是现实。曾经被理论话语描绘成“活道具”的电影演员们,并未在理论层面进行反击,而是有效地将电影制作成本最大的一块纳入囊中,用实际行动嘲笑了昔日某些振振有词的声音。然而,中国电影亦因此受损,演员片酬水平过高,导致大中小规模的影片均被迫削减其他方面制作经费,造成中国电影工艺水平难以继续提升。有人惊呼,有人振臂,试图在未来的日子里改变格局;中国电影导演学会三亚年会,几乎变成了演员涨价的声讨大会。

演员片酬问题的关键,不在演员,而是在于投资商,在于观众,在于仍旧显得畸形的产业格局。演员应该解决的实际问题,则是如何使演技水平和片酬同比提升,增强中国电影最“软”的这一块软实力。

2010年,一批优秀的中年演员在大银幕上大放异彩,构成了这个年度电影表演艺术最华彩的篇章。葛优、王学圻、陈道明、姜文、徐帆、吕丽萍等集体发力,展现了非动作类华语演员精湛的表演功力。女演员方面则依旧疲软,青年演员尤甚,全年见不到太多精绝的表现。男强女弱,中老年强青年弱,是近年来一直延续在电影表演中的景况,短期内也看不到发生改变的可能。这也算是一个值得注意的有趣现象。

 

二、      男演员篇

  优《赵氏孤儿》、《让子弹飞》、《非诚勿扰2

葛优在本年度主演了国内三位重要导演的重要影片,在贺岁档赢得10亿票房,一时间风光无二。实际上,葛优在2009度过了一个黯淡的年头,表现差强人意;2010年,葛优重装上阵,成功地在三部风格迥异的作品中演绎了三个不同的人物,展现了三种不同的人物塑造技巧,堪称教科书般准确精彩,也是葛优数十年演艺生涯的一次集中爆发。

《赵氏孤儿》的演出难度极大。电影中的程婴不是士,是草泽医生,一介平民,在身不由己中完成了“士人”“大义”的举动。与他遭遇的都是士,如公孙杵臼,如韩厥,如屠岸贾;只有他,老来得子的庸碌之辈,于风雨飘摇中被卷入了士的血拼。一场惨剧之后,他丧了子、失了妻,凭空多出来一个与己不相干的赵氏孤儿。他曾酩酊大醉,也曾萌生恶念,但终于生了拯救生灵的心。这拯救甚至是自私的,不是为了什么公理大义——这肮脏昏聩的晋国宫廷也谈不上什么公理大义——为的是一种朦胧的复仇欲望。这种欲望在“雷雨图卷”中化为了渐渐明晰的复仇路线图。程婴要带着孤儿潜伏到屠岸贾的府中,在漫长的岁月中,令屠岸与赵孤相爱,然后再撕碎这种爱。只要爱被撕碎了,死生便不再重要,程婴选择的道路,是“杀心”。小民的算计,浸淫着被强加的血泪之仇。

对小人物心态的细致把握,对影片题材感的高度贴合,构成了葛优表演的两大优势。他的表演,没有大开大阖的节奏转换和强烈鲜明的外部动作,致力于表现人物的内心变化,对于15年时间跨度中人物内外部特征的把握尤见功力。

《让子弹飞》风格凌厉,葛优运用的表演技巧,夸张、变形、淋漓,和影片的风格一致,具有现代艺术的诸多特征——他的人物造型便颇似画家达利。在这部影片中,葛优大演特演,全面运用戏剧/电影表演技巧和游戏状态,似演非演,似隔非隔,业内赞叹,观众过瘾,又一次打破了多年来电影表演必须生活化的旧论。

《非诚勿扰2》中的表演,仿佛是《让子弹飞》、《赵氏孤儿》后的一次度假。经历了两度激越的生活之后,葛优努力排空自己,用“空”的状态重新进入秦奋。《非诚勿扰2》是一部大陆电影中比较少见的续集电影,葛优已经在第一集中完成了秦奋的人物创作,在第二部中,便可以少做“塑造”的工作,多组织“应对”的动作,足矣。面对新加盟的孙红雷、姚晨的咄咄逼人,以及舒淇的演技提升,葛优的状态是以不变应万变——李香山喝酒讲述的段落中,葛优的表演接近于零度。如果不是续集,不是两部影片激越后的排空,不是三十年的艰苦历程,无人敢于如此表演,也无人能够在“空”中展现出“色”。

王学圻《赵氏孤儿》、《日照重庆》

《梅兰芳》精绝,《十月围城》大成,《赵氏孤儿》更上一层楼。每一个年度,王学圻都在上演着演技派的传奇。

《赵氏孤儿》中的屠岸贾,是一个性格复杂的圆型人物。史料、元杂剧、京剧中的奸佞权臣,变作了一个痛苦、卑微、怨毒的个体。王学圻的表演气场强大,多意性强,充分展现了蕴含于一人身上的忠奸善恶。

屠岸贾身上蕴含着悲剧人物的力量。屠岸的毒与戮成功了,一扫生平怨气;他又用恶之华教育赵孤,埋下了新的种子。程婴辛苦遭逢,但真正打造赵孤性格的,却是屠岸贾本人。当赵孤穿上了赵朔的盔甲时,屠岸贾瞬时认出了他是哪个的血脉屠岸贾动过杀心;那一队忽然从树林中杀出的兵将,或许就是屠岸贾的心腹;但是他怯懦了,当他将赵孤视为自己的心的时刻,他失去了“杀心”的勇气。

决斗开始,屠岸贾不是在战斗,他在给赵孤上面对成人世界的最后一课。他的武功完全可以杀掉程婴、赵孤两个人。但是他没有。他痛苦地知晓,十五年的父爱争夺中,他败给了一无长技的小民程婴。屠岸贾的剑刺向程婴,这个人不仅仅蒙骗了他,还夺去了他老年时光仅有的心灵维系。

你杀我心,我杀你身,杀与杀中,尽皆苦涩——王学圻完满地演出了屠岸贾这一复杂的原型人物,帮助陈凯歌导演完成了古晋悲歌的演绎。

王学圻在《日照重庆》中的表演,也很精彩。在这部电影中,他几乎不组织任何戏剧性的外部动作,紧紧贴合王小帅导演的艺术追求,用白描风格和个人气质,塑造了父亲的形象,使这部影片充满了内部张力和苦涩的味道,功力不凡。

生活、艺术的深刻体尝,精当、凝炼的表演技巧,从艺数十年积累的营养和能量,又一次爆发,王学圻这位老将连续第三年塑造出令人难忘的人物形象,道同,又不同,颇堪玩味。

陈道明《唐山大地震》

若干年来,陈道明的银幕形象绝少。他曾经与不止一个后来名动影坛的形象失之交臂,个中原委,不谈也罢。在《唐山大地震》中,陈道明轻描淡写、闲庭信步,轻松自如地塑造了养父王德清的形象,展现出深厚的表演功力,也显现出回归大银幕的趋势。

《唐山大地震》是一部“跋涉在历史的长河”中的电影。陈道明扮演的军人父亲,是一个时代/父权的象征。伴随着岁月的流逝,父亲日渐苍老,虽然得到社会定位,但在履行完所有的责任后,黯然退场。陈道明的表演不仅仅准确细腻,更传神地表现出32年间不同时代中人物的精神面貌。每一个段落,都有着不同的人物风貌和内心层次的递进。在女儿来归发怒的段落中,最见功夫,是内心体验的表演技巧,也是对于时代变迁人物命运的深沉感喟。

陈道明为这部影片增添了时代的质感,展现了对于生活的深刻理解、强大的内部技巧、谙熟的外部表现力,塑造了年度最令人难忘的人物形象之一。陈道明凭配角的戏份,获得了第四届亚太影展最佳男主角的殊荣,在未来的岁月里,必将收获更多的奖项。

  骁《山楂树之恋》

《山楂树之恋》风格清淡如水,对演员的使用主要依靠他们的本色气质,努力捕捉自然流露的各个瞬间。实际上,本色表演同样是一种高难度技巧,在电影拍摄的复杂环境下,能够做到本色气质自然流露,比强烈冲突的外部呈现只难不易。

窦骁的表演,可谓2010年一阵清新的空气。窦骁气质健康,心态平和,表演自然,没有许多青年演员的浮躁之气,也没有被拙劣的表演规矩套子所污染,银幕呈现难能可贵。同时,窦骁不是非职业演员,而是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科班学生,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电影表演技巧,这些技巧对于电影拍摄是不可或缺的。《山楂树之恋》中,窦骁的表演远在合作演员周冬雨之上,正是职业和非职业的区别所在。

窦骁的成功,应该引起电影表演教育的思考。电影表演的本体是什么?应该选择什么样的生源苗子?如何培养气质?什么是电影表演的专有技巧?新的表演教育方法、体系,在新时期到来三十多年后为何仍未出现,甚至有退回传统戏剧表演教育的趋势?

阮经天《艋舺》

钮承泽导演的《艋舺》是台湾电影的又一提神之作,青年团队的表现优异,作为演员的阮经天,是其中最突出的代表。

阮经天相貌英俊、气质硬朗,在《艋舺》中,他塑造的人物蛊惑而又迷茫,气势强劲,内心孱弱,为影片风格打造贡献了重要的力量,作为台湾式硬派小生中的新生一代,成为台湾电影振兴中演员队伍中的代表人物。

大陆电影中,阮经天类型的演员,为何总是处于空缺状态?

  文《让子弹飞》

姜文导演的《让子弹飞》是2010年声势最为浩大的一部电影,在寒冬中掀起一股麻辣热浪。这部风格怪异的疯狂喜剧,仿佛在姜文心中酝酿发酵的浓酒,猛然间倾倒在中国影坛之上。一干演员,无论四郎周润发,还是老汤葛优,以及姜武、邵兵、姚橹、陈坤、廖凡、张默,均在这部电影中奉献了与以往大大不同的表演。

姜文在影片中扮演的刘牧之,相似于布鲁斯·威利斯的风格,稳字当先,静中寓动,不做过多的信息流露,寻找和其他角色的对比反差,在对比反差中产生人物自身的信息量。简言之,就是努力归零,而以其他演员的表演映衬出自身的形象。或许,这是自导自演电影的一个特点,实现起来难度不小。中国自导自演的影片数量不算太多,姜文的独特性使得这种特点尤显突出。

谢霆锋《全城热恋》、《线人》

谢霆锋是香港演员中少有的不断进步的代表。“破相”演出《十月围城》的成功,谢霆锋找到了提升演技的方法,那就是不断扮演小人物,努力追寻人物的内心世界。在大陆青年演员普遍停步不前的时代,谢霆锋这样纯粹依靠商业包装起步的偶像演员,反而将大陆青年演员弃如敝履的体验派演技重新操持,赢得了宝贵的进步,也给一批陷入迷失的大陆青年演员敲响了警钟。

谢霆锋在拼盘式电影《全城热恋》中扮演的城市底层青年,富有城市感和时代感,是一代代香港电影人着力打造的城市气质的绝佳代言人。在林超贤导演的《线人》中,谢霆锋扮演随波逐流、欲罢不能的底层形象,完满地展现了类型电影中的类型化表演技巧。谢霆锋仿佛华语电影中的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在诸多电影创作中,完成了从偶像派向演技派的转化过程。这种转化是非常可贵的——在华语电影世界中充盈着大批并不具备偶像条件的山寨偶像的神奇时刻,尤其如此。

任达华《岁月神偷》

在重商主义横行的香港电影中,赢取票房永远是第一要务。即使北上占领大陆电影市场,香港电影看中的依旧是票房电影这个主阵地。既便如此,香港电影仍不不断有标准的文艺片出产,若干电影的宠儿不断得到帮助拍摄香港意味的文艺片——帮助者往往是那些在大陆票房电影中赚得盆满钵满的大佬们。

这个道理许多人想不通,于是在这种奇特的输送方式下,票房电影和文艺片两大阵地连续丧失。

张婉婷的《岁月神偷》,一如既往地营造着香港城市的气质。任达华在片中的表演,自然流畅,有功无过。任达华是一个标准类型片演员,以动作、气质见长,长长的作品名录几乎就是新浪潮以来香港电影的简史。但任达华依旧不断出现在并没有商业潜力的文艺片中,演绎着一个个鲜活的、可敬的、充满文艺感的人物形象。这一景况也出现在若干香港电影演员之中。

对于大陆演员,任达华的表演,任达华的选择,能够产生什么样的启示呢?

杨立新《第一书记》、《唐山大地震》

杨立新在《唐山大地震》中扮演的小商人,虽然戏份有限,但却非常成功地展现了具体时代中芸芸众生中,一个善良平庸的中年男人形象。精彩好演,平庸难饰;杨立新的表演传达了时代的精神,令人感受到过往的贫瘠和伤感。

《第一书记》是一部“另类”主旋律电影。小岗村的故事没有被树立为标杆,反而变成了影片中采拮的一个个酸甜苦辣的片段。杨立新扮演的第一书记沈浩,放弃了省城的舒适生活,到改革开放的开路人小岗村寻求新的人生,不想现实如此残酷,人人心怀恶念和疑惑,领导者的苦楚,一一尝遍。杨立新的表演平实自然,不温不火,心理线索清晰,表现力丰富。杨立新和北京人艺的演员团队,共同塑造了影片中栩栩如生的人物群像。

  旭《我们天上见》

蒋雯丽导演的《我们天上见》情真意切、清新隽永,是近年来质量最佳的文艺片。朱旭在影片中扮演爷爷,这是他告别演出生涯的谢幕之作。

朱旭的表演,一直具有着独特的个人色彩和魅力。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上,朱旭积攒起了足够的营养与素材,举手投足都是戏,嬉笑怒骂皆演技。《小巷名流》、《心香》、《变脸》,以及上百个舞台形象。在《我们天上见》中,朱旭却明显受到了导演的制约;生活化,女性视点,是前提,不是议题。朱旭收敛了那些强烈的外部表现力,转而运用扎实细密的心理动作方法,将动作设计隐藏在生活流程之中,与青年演员们的表演相得益彰,搭配和谐。虽然,在这部影片中,朱旭很少有特写近景,大多时候都处于中景以上的带有客观性和冷静性的景别中;但朱旭用浓浓的情感,展现出强大的个人魅力,也为自己的演艺生涯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评论这张
 
阅读(5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