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传说中的2000表(八)《安妮•弗兰克的…  

2010-08-09 02:15:00|  分类: 孩子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存于2000表集体记忆中的,当属《安妮·弗兰克的日记》。

那时节,大半个学期已过,同学们进步巨大,期末能够演出的优秀片段已经有20多个,足以支撑3台以上演出。然而,我依旧在收新的作业,不断进行示范教学,借用军事术语,“猛烈扩大胜利成果”,继续挖掘班集体艺术创作的新的可能性。

这时候,半个班的同学上交了一个群体性的片段《安妮·弗兰克的日记》。这个作品多少有点集团作战,人人作业数量达标的初衷,然而,我又一次看到了新的“战机”。

人物关系练习做得够多了,形式结构玩足了,个人启发锤炼多轮了,内外部技巧挖掘得不错了,全班训练水平处于一个相当高的阶段。此时,应该乘胜前进,在原有的基础上,让同学们在演出样式和角色远景问题上加上最后一把火。

《安妮·弗兰克的日记》符合这样的要求。纳粹铁蹄下的犹太人,藏身在一个阁楼上,时时沉浸在恐惧中。选材是好的,个人梳理是好的,但是,大的规定情境和小的情绪动作,都还有不少欠缺。

在原有演员的基础上,我增派了若干角色,给一个身份,就上场。最后参加演出的同学,有:孙德元、曹雨、封勇、孙茜、沈童、雷佳、孟盛楠、陈焕焕、朱首伦,郜乾扮演维系外界联系的地下组织交通员,丁宁扮演被郜乾领到藏身处的孙德元的小三。(没有提到的速来报名)

开篇,所有的犹太人藏身在阁楼上,房顶上四处都是纳粹党卫队搜捕犹太人的声音,外加德国大狼狗的嚎叫声。犹太人们,有的顶着天窗,有的藏在桌下,有的默默祷告,有的天真烂漫地玩着布娃娃。声音先入,开场见画面,严酷的规定情境,在第一秒钟呈现完毕。

为戏剧/表演寻找强烈的、不停的外部动力/压力,是一个秘诀。这是存在主义戏剧给人类的宝贵财富。当然,古希腊的戏剧和哲学,早已把这道理说透了。

当我们扮演被压迫者时,很容易为自己贴上正义者的标签,迅速堕入概念化的人物。我把场上人物分成两个家庭两大组,人人都有小毛病,特别是孙德元,是一个自私、贪婪、狭隘的自死鬼——借用莎士比亚《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封勇、孙茜和沈童,则延续了《上海屋檐下》的人物关系。孙德元满腹牢骚、偷鸡摸狗,就连神童的一小块面包,都被他偷去咽进了肚子里。

我们不再做前史的人物关系练习,当他们被猛然扔进一个严酷的世界的时候,人物关系必然不断生长。我们不断加码,让种种意外情况危及他们最后的世界,让他们用本能进行取舍,只保留一点点第一自我,其他的,都让人的生理属性去做自然的选择、反应。

郜乾来了,他带来一些吃的,也带来了坏消息。又有很多犹太人被搜出来杀掉了。

郜乾来了,带来了受伤的抵抗战士。

郜乾来了,又带来一个受伤的抵抗战士。他会发出痛苦的声音,他要求干净的水和食物,他对异性构成了吸引力。一部分犹太人开始拒绝了。

郜乾来了,说又有一个抵抗战士要来避难,被大部分犹太人联手哄了出去,把之前的抵抗战士也赶走了。人性,存在主义意义上的人性。

郜乾不来了,粮食也没了。人间惨状。

郜乾终于来了,我给了他18块饼干,让他带给了十几个犹太人。朱首伦第一眼看到饼干的时候,那种苦笑一生难以复制。犹太人们聚在一起,用小刀切开了饼干,还做了感恩仪式,这才将那点饼干渣渣吃下去。

郜乾再次登场,带来了一个犹太女人——丁宁。孙德元第一个上去驱赶,不想我早已让丁宁带戏上场,她正是德元的小三!三两句话,德元的气焰便消了;几个回合,德元的妻子(谁?)看出了端倪,两个女人打在一起。我现场提示丁宁反客为主,丁宁便将那原配揍得青黄不接。头顶上狼狗嚎叫,这些人们,迅疾偃旗息鼓,同呼吸,共患难。

命运是改不了的,搜捕,饥饿,恐惧,随时都会吞噬这些人们。

于是开始共处,似乎可以相濡以沫。但是郜乾再也不来了,事实上郜乾在路上被敌人抓住了,拷打致死。大概是赵维来报的信息,之后,外援再也不会来了。

之后,就让他们耗着,十几个人自主组织行动,让表演自然流淌。

之后,封勇这一家发现了孙德元在偷吃,儿子雷佳加入表演(忘了是那边的儿子了),不想两个女人窝里反夹击德元。德元已经被锤炼为优秀演员,躲避着几乎所有人的围攻,闪避到高台上,一大番语言几乎就是夏洛克的著名独白。之后,他还发动了反攻,扮作滚刀肉,你们爱谁谁看着办吧。

全体人恨透了德元。

可是这时候,我让得元死了。这之前似乎已经饿死了一个女生。(谁?)

在死亡面前,人们原谅了一切。即便如德元这样一个被人们恨透的家伙,当他失去生命的时候,大部分同学不由自主地热泪喷涌。

你的朋友、亲人死了,你悲痛南抑;一个为了活下去使尽了下三滥手段的小人都不得不死时,你知道,你已经被命运扼住了喉咙。

我高喊一声:“那是一百斤肉!”

电光火石,同学们都明白了。

他们开始上去切割死人的肉。每一刀,泪飞皆作倾盆雨。在冷酷的宿命面前,即使你割食仇人的肉,那刀也是切在自己身上。

凝重,缓慢,泪,一滴滴地,流干了。

封勇居然脱离了规定情境,缓步走向走后台,十几秒后,一段音乐响亮起来。封勇气闷难忍,记得后台有一个录音机,去按了PLAY,放出来的音乐,居然极其贴切当下的情景。

作品是有他自己的生命的。

之后,更加魔幻的一幕出现了。

在我的构思中,犹太人们在经历了所有的苦难后,应该出现灵魂的升华,他们在奔赴天国的道路上,找到了自我解放的精神——这是犹太教教义的精髓——

没有一个字的提示,同学们自主演出了那顺理成章的一幕。

人们含着泪,开始绽出笑容;人们咀嚼着,神情变得圣洁。人们此起彼伏地说出了许多下意识的语言,天空中,仿佛有一道神圣的光芒袭来。人们,仰首望向了圣光;人们,诉说着对生命的热爱;人们,在赎罪日重新变为兄弟姐妹;人们,彻底体验了卡塔西斯的意义。

那一日,我们收获了很多,很多。

  评论这张
 
阅读(4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