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产业:艰苦奋战的小企业(五)  

2010-08-18 14:47:00|  分类: 认识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电影,在2009年有史以来第一次获得了超过100亿的收入,在喧嚣与躁动中,各种声音纷至沓来,中国电影“被盛世”,中国电影“畸形繁荣”,中国电影动辄亿元、“骄奢淫逸”,却没有谁能够算出,这100亿的收入,是赚了些钱,还是仍在赔钱?整个行业是否已经扭亏为零了呢?

假如把100亿视作毛收入,假如把中国电影视为整体一个企业,这样的经济景况在国内,能够排到什么样的名次?估计连前1000名都进不去。

一个举步维艰的“产业”。一个利润微薄的“企业”。

中影的事业,在最近几年风声水起。上影的投入产出比,或许比中影还要高。潇湘的电影频道落地了,西部电影集团挂牌了。有人判断是哪一级领导签字发下来多少亿钱粮,跳出来要求履行纳税人的权力,却不知晓,电影国企的再次腾飞,全部建立在出卖厂区土地的基础上,官方用语叫“土地置换”。

中影把北京北三环老北影的地卖掉了。

上影把上海漕溪北路老上影的地卖了。

长影把长春红旗街老长影的地卖掉了。

三大国企,支撑了中国电影几十年,如今,土地都被卖掉了。

有些更小的电影厂,土地不算值钱,只好把整个电影厂的资产,包括桌椅板凳都抵押了贷款去拍电影——比如,投拍《画皮》的宁夏厂。

换来了资金,换来了郊区新的土地,换来了生产自救的机会。也受尽了老职工的责骂。然而,有些机器,可以再次转起来了。

私营企业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

华谊兄弟的名头最响。但是看一看2010年上半年的两个季报……7月《唐山大地震》风风火火,股价却一个劲地下跌。

保利博纳得到了风投和授信,但出手极其谨慎,一个萝卜一个坑,摸着石头过河。

光线、橙天、小马奔腾、大地、星光、星美……各有各的艰难。

但是,这些企业都在艰苦奋战之中,支撑着一个产业不至于消亡。只要坚持下去,就有新的希望。

不为单片成功沾沾自喜,要的是,产业结构日趋完善,新的经济增长点能够产生,所有社会资源一点点渗透过来,终于将一个大病初愈的病包,打造成一个能够信步街头的人。

这些还只是街头的宣传画。

电影产业的特点之一,就是无论日子多么艰苦,都必须强装富足。社会力量总是非常势利,你非常成功,立刻锦上添花;你需要帮助,绝不雪中送炭。电影业又是窗口产业,必须把自己的形象做一番包装;此举又惹怒了无数草根,他们以为:电影产业是和权贵一体的奢侈品产业,极尽侮辱谩骂之能事。电影业却不能亮名自己下岗再就业工人的身份,而要在窗口前摆出中产阶级的姿态,否则刚刚开始的复兴很有可能夭折。

中影出品和发行了大量票房很高的影片,甚至被批评为“垄断”。然而,稍作分析可以发现,中影出品影片,绝大多数为多家联合摄制。实际情况是,这些影片大量依靠外来资金,中影靠场地、器材、人员、渠道“入股”。如《建国大业》,利润上亿,却不得不分与其他十家投资商,自己所得有限。中影为什么不独立投资拍电影呢?待中影的上市公司文件公布,看一看他的现金情况,大概便可以知晓了。

上影赚钱的部门,一个是车墩基地,一个是假日酒店,都不是制片业。上影在多次投资制作影片失败后,逐渐摸索出了“末端投资”的经验,看社会上制作到后期的影片,有未来的潜力,投一笔小钱,做联合出品。风险被别人担了,作品成了自己的。“末端投资”屡屡成功,被作为经验推广。然而,纵观世界各国成功的电影公司,哪个不是从源头抓起。“末端投资”只是一时之道,不能长久。

华谊兄弟是名头最大的民营公司,又是第一个上市的公司。然而,华谊几乎只有一个金牌商标,那便是冯小刚。十年来,华谊再也没能打造出第二个类似的品牌。上市后,华谊终于有资金杀入院线;换一种方式说,上市后,华谊也不得不进入院线。那是一个沉重的包袱和复杂的社会生态环境,华谊面临的风险很大。

绝大多数电影公司是怎样生存的呢?租两间写字楼,或者有一套三居室,办个执照,雇两个文员,就可以开业了。抓一抓题材,找一找资金,用一用新生团队,或者拼缝吃个差价。做一部电影,想方设法挤出二三十万利润,就是胜利。有些公司闷声发小财;个别的偶尔赶上机会抄上一小把,立刻以“青年电影教父”、“低成本掌门人”自居;还有的长年不得志,便以辱骂政府政策和产业垄断泄愤——此论并非电影公司全部,但很可以代表一批公司的生存处境。

中国电影,这家“小企业”在艰难的生存着。其景况类似于改革开放初期温州的工业小作坊:家家都是前店后厂,分工配合生产小商品,少数龙头企业开始形成规模。然而,由于“小企业”的窗口效应和广告部分的发达,中国电影这家小企业被包装得过度耀眼,远远高过他自身的实力。

许多年后,当我们站立在北三环、漕溪北路、红旗街的豪华大楼前,对人演说这里曾经是中国电影的心脏时,又会有几个路人停步,有几个路人动容?

  评论这张
 
阅读(3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