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制片:条条小路通电影(四)  

2010-08-17 00:22:00|  分类: 认识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电影,2009年拍了456部,2010年肯定会超过500部,如果加上电影频道每年100部左右的电视电影,未在大陆报备、审查的香港电影,这个数字就更惊人了。

另一个数字是,大约只有20%左右的电影能够进入院线,大部分没有这样的机会,被“束之高阁”、“锁进仓库”。对此,一些声音痛心疾首,认为如此做法极大地浪费了资源,或说对于中小成本制作极不公平,一时间声讨声四起,似乎几百部电影都进院线才是公平,进不了院线就是亏损。大批影片白白生产,也被看作是电影产业结构的巨大问题和隐患。

然而,深入电影产业分析,我们或许可以得到完全相反的结论。

电影一定要进入院线吗?

电影不进入院线就一定会亏损吗?

456部电影,部部不相同。条条小路通电影,前文所论及的第三种投资,并没有花费太多的资金,维系了影片生产的庞大数量,这个数量还会继续增加。

有人愿意花钱,低端市场就有存在的理由。

我们来看一看投资拍摄电影的若干种情况。

第一种电影,是全民都知晓的,在影院公映的,能够获得较大反响和票房收入的那一类商业大电影。这些电影基本上都由有实力的国企或民企投资拍摄,偶尔可见其他社会资金的投入。拍摄这些电影的,是中影、上影、八一、华谊兄弟、保利博纳、英皇、寰亚等耳熟能详的公司。他们投资的影片大部分都能够赚取票房,但也有一部分判断失误,产生亏损。但是这些影片的运作模式是类似的。

第二种电影,是一些中小型公司拍摄的,成本相对中低,有一定艺术特点和商业卖点,能够在院线市场分一杯羹的中小成本电影。这些公司往往由相关领域的公司跨界形成,或者围绕某一导演,拍摄的电影有一定的质量和推广渠道的保障。这些电影大多能够进入院线,但占有的档期和规模明显弱于第一种电影。有些公司和团队获得超预期的成功,升入第一集团或被第一集团收编。传统意义上的艺术片,属于这一阵营,他们主要靠海外市场回收投资。

第三种电影,是一些有政府背景的主旋律宣教意味较为浓厚的电影。他们所依赖的,主要是各部委省市宣传部及相关部门的计划内预算,或者组织有关企事业单位出资。影片拍出即为胜利,如有市场回报则为意外之喜。这些影片因为和职能部门和地方政府关系密切,往往能够在系统内或区域内获得推广,但行政指令性的一些举措也时常遭到批评。

以上三种电影,构成了院线电影(又称:大银幕电影)的主体。这是“2080现象”的典型例证,这些电影构成了院线电影的主体,吸引着主要的媒体,产出着主要的票房,也是一个年度中最重要的电影内容,其数量不超过100部。

换言之,该进电影院的电影,都进去了。

进了院线的电影,未必都赚钱。不在院线赚钱的并不意味着都赔钱。电影投资的回收渠道有很多种。贾樟柯的电影在院线中没几个收入,但是在国际电影节和海外各种渠道,早已赢利数倍。《我们天上见》票房惨淡,但这种样式和质量的电影,迟早在海外卖回成本来。也有真赔钱的电影,而且赔得很多。或为商业判断失误,或为天无时地不利,输了就是输了。

还有80%的电影,都是怎么回事呢?

其实大可不必担心。还是那句话,条条小路通电影。

第四种,是基层单位的文化名片。许多基层单位,近些年来愿意投一笔数额不算大的资金,拍摄低成本电影,作为本地发展的文化名片,这种基层单位,一种为县市政府,一种为企业公司。

如今,各地方政府争夺文化名片的行动力度极大,诸葛亮故里、牛郎织女甚至倭寇的老家都要争夺一番。在社会经济的发展中,文化附加值的效应明显,各地方政府也都对此加大力度。拍电影,成为了一种简单有效的宣传方式。

企业公司投拍电影也很踊跃,为自己的企业编织故事,拍出影像,是一种营销的手段,投拍电影的主要包括酒类、旅游、茶叶、手工业等企业。也有一些企业负责人为自己或代表人物树碑立传,投拍了一些电影。

这些影片一般投资成本都不算大,少则几十万,多则上百万,相当于一部优质广告片或者MV的制作成本,却能做出一部90分钟的“电影”,实在非常划算。100万的资金,在电视台播出广告不过20次,包路牌广告不过数块,还是拍电影影响大、成本低,还能沾上文化创意产业、低炭经济的名头——真是奇怪,拍摄广告片、MV、电影的往往都是一组人马,电影居然成了其中最廉价的一种产品。

第五种,是瞄准电影频道的小制作。电影频道收购一部电影电视播映权的价格一般为60万元,几乎所有通过审查的影片都能够拿到这笔款项。因此,一些公司开始制作成本极低的电影,卖给频道。帐很好算,30万制作,除去4万左右的税,盈利是20多万。40万制作,除去税,盈利是10多万。

3040万能制作出电影吗?答案是:有人能。无数这种制作规模的影片,构成了年度电影数量的大头。中等成本制作电影一天花费的资金,就可以拍摄一整部如此的低成本电影;大片暂时不用的器材,足够开几组低成本电影了。

此类作品的主创人员中,敬业者大有人在。能够接此类活计者,一种为电影厂老职工,一种为院校新毕业学生,后者往往不计报酬,广搭资源,杀进去一圆自己的电影梦。虽然资金太少,但是束缚也小,青年团队多少有些自由度,有时也能够有灵光闪现的作品出现。但是,此类制作实在违背基本经济规律,制片方和创作团队之间时常爆发矛盾,口水战不断被曝光。

第六种,是自娱自乐的个人秀。一部分中国人先富起来了,手里有了余钱,愿意过把电影瘾,或者帮至爱亲朋圆回电影梦。于是报备个项目,请一支队伍,就可以拍电影了。一套婚纱照动辄数万,此类电影,可以视作是个人做的纪念长篇MV,是电影产业制度宽松后的新生事物。

恰恰是这后三种电影,构成了一个年度中电影数量的主体,也就是“2080现象”中的80%。

一些声音痛心疾首的进不了院线的、赔钱的电影,正是这部分电影。

进不了院线有什么不好?一部分电影进了电影频道,一部分电影以音像的方式在一个地区或者一个小圈子里放映,这不正是电影渠道拓宽的展现?

赔钱,真的是赔钱吗?没有从院线收回投资就是赔钱?这种观念太过老旧。

前三种电影大多赚钱,赔钱的部分,是制片业应该承担的风险。会有具体的某个公司赔得很惨,但是整个电影产业,近年在不断盈利。

第四种电影没有从院线收回投资,但是其成本实际上是一笔广告费,拍摄电影所造成的社会影响已经远远超过了同样币值能够创造的广告效益,不赔反赚。

第五种电影,本身就是盈利的。不过,电影频道针对此类电影中的粗制滥造行为,已经提高了收购的门槛,增设了多个价格档次,且并不照单全收。

第六种电影,大多是不赚钱的。有人愿意过这个瘾,也算不得什么。区区少量作品,影响不了中国电影的大局。更有部分精明的制片商,将第四、五、六种电影拼盘、混合操作,规避了风险,扩大了电影生存的机率。

我们可以接受大片中的商业植入广告,为什么要排斥将广告费转为制作费的低成本电影呢?

由此看来,六种电影,各自有各自的生存之道,时代的变迁,大路不堪其负,一条条小路被开辟,上边走着的、爬着的、跑着的,都叫中国电影。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