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唐山大地震》:跋涉在岁月的长河中  

2010-07-24 16:13:00|  分类: 认识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3秒是悲惨的一瞬,但只是32年生活的开始。

《唐山大地震》是一个寓言,李元妮一家的际遇,指涉的是国人32年的命运和道路:

父亲,方大强(张国强)死了;

母亲,李元妮(徐帆)变成了一个离不开昔日记忆的人;

女儿方登(张静初)和儿子方达(李晨),选择了不同的未来道路,也成为当代国人的两个代表;

王德清(陈道明)、董桂兰(陈瑾)、杨志(陆毅)、小河(王子文)的出现,则分别代表了时代中其他不同类型的人们。

他们,共同构成了32年国人的群像。

这是电影在灾难片、亲情片的标签之外,隐含着的深层意义。

李元妮的坚守,是一种宝贵的品质,她有两个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一、她有过一个把命交给她的好男人;二、她有负于一个亲爱的小女儿。这两个理由将她死死拿住了。于是,她几乎离开了与时俱进的时代生活,活在了自己的坚守之中。她被下岗,踩缝纫机,拒绝了另一个好男人的追求,不要儿子的新房,她和社会生活格格不入……某一种深深的原罪感,是否应该用32年自我囚禁来进行救赎?是否也存在着时代的局限性?

王德清是一个合格的军人,在退休前已经做上了大校,师职干部,是那个时代另外一个人群的代表。董桂兰这个“严母”,生理上不能生育,心理上疑神疑鬼,她是如何成为这样一个人的呢?我们要从历史中去寻找答案,最容易对位的,就是文革十年对人的摧残。董桂兰早逝,王德清则孤独地度过了后半生。他似乎也没有特别寻找养女,否则,凭一个师职干部的能量,在江浙一带造出点响动还不是太难的事情。他选择了等待。漫漫一生,王德清没有积攒下什么,他更不是向组织、向社会索取的那种人。老干部唱着新歌曲的时候,养女回来了。不回来呢?王德清依旧会外表平静地度过他的一生。

下一代人,方登和方达,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或许,那一代中国青年,都在这两种道路之间做过选择。

方登成了大学生,进入大学很快谈了恋爱,杨志不是那种负责人的人,所以在方登怀孕失踪后他依旧可以在球场打篮球。面对王德清的打骂,杨志只会说出“对不起”,也无法有更多的表示。时代不同了,情与爱有了新的内容。方登对于父爱有着特别的要求,她需要一个父亲胜过需要一个男人。方登的母亲放弃了自己的女儿,她则要生养一个女儿给这个不平的社会看看。最终,她选择了一个比他大16岁的长者为夫,还是一个外国老汉——这是个宿命,董桂兰的某些担心并非没有道理。

方达则是那些没有考上大学的青年的代表,他南下打工,逐渐有了自己的事业,甚至成为新贵族的代表之一。这个新贵族是因为国家的灾难失去了一条手臂的——又是一个隐喻。他孝敬母亲,在任何问题上母亲都是底线,品质好得很是理想主义。小河则是人们想象中80后的一个代表,骄奢淫逸,但也有着一份义气。

方登和方达心灵沟通的戏份都被删掉了。实际上,在不同的两个阶层的姐弟之间,时时存在着这样的心灵沟通。他们原本同父同母,又是孪生姐弟,是巨大的灾难,和之后32年的岁月,令他们成为了人各天涯的路人。

汶川地震,各地的中国人都上去了,自发前往的甚至比有组织的还要多。王德清们已经不再能够行走在这样的队伍里,方登、方达和唐山的后人们也冲了上去。于是,一家人重逢,那一跪一哭只是仪式的完成,多少眼泪的辛酸,已经抛洒在岁月的长河之中。剩下的日子,又会怎么样呢?

十数年来,冯小刚用一系列悲剧电影建立了自己的作品谱系,《非诚勿扰》、《集结号》、《夜宴》、《天下无贼》、《一声叹息》都是悲剧,《甲方乙方》、《没完没了》也不乏悲剧的因子。这些作品将全国观众逗得前仰后合,并名之为“冯氏喜剧”,是为文化奇景。如今,冯小刚拍了一部标准悲情剧《唐山大地震》,当受众大都被“催泪”概念吸引时,他却讲述了“有关宏旨”的时代寓言故事,这一点,似乎很少有人发觉。

藏锋、销镝,是这部电影最大的特点。冯小刚已经走过了炫技的创作阶段,他的平民心态,他的平民电影主张,在《唐山大地震》中得到了充分的舒张。

霍霆霄的美术,是作品最大的亮点。不停演进的时代,微妙变化的景物,从街道,到建筑,从房间,到陈设,无数的细节,无声的旋律,无所不在的情感,无法言说的痛楚,32年时代的变迁,一草一木总关情。

吕乐的摄影,大气,稳重,最大程度地省略技巧,将“焦点”凝聚在真情实感之中,愈发显出大师风范。在制造怀旧色的技术掌握中,又有新的突破。

王黎光的音乐,隐忍,克制,除了个别抒情点的迸发,更多的时间都在默默流淌,悄然关注着这个不可改变的世界。

值得一提的,还有吕中精彩的表演。两场戏,起到的是示范作用。

张翎的原著小说和苏小卫的剧作,重心理描写,重人物命运。个人的悲欢离合,事实上早已经被宿命注定。当那23秒的灾难来临,未来的32年已经被注定,不成为方登、方达,就会成为李元妮、王德清。只有在另一场灾难发生的时候,人们才知道自己不该是现时的自己,而应该是被悲剧打断的生命起点的那个人。回去寻找,故园变成了高楼大厦,记忆化作了黑石铭文。

无论有无地震,我们都跋涉在岁月的长河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33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