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让表演自然流淌(五)燕子衔泥  

2010-06-16 01:20: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一个家园,无论精神的还是物质的,都是如燕子般一口一口衔泥筑就的。

燕子的唾液还会结成燕窝,有时候燕子太累了,唾液中有血丝,于是成了极品。没有呕心沥血,就没有极品。但极品不是给燕子的,是给旁人的。

在《马哈歌尼城的兴衰》的案头阶段,还没有产生全剧的意象,但是有两场戏的形象已经产生。这两场戏必须属于《马哈歌尼城的兴衰》,无论什么原因,无论什么条件,无论什么因素,都甭想把这两场戏抠出去。不管什么力量阻挡,去他的,老子冲上去拼刺刀也把它压下去!

间离一下,我想告诉大家,没有这点劲头,就甭搞艺术创作。

想赚钱,赶紧干别的。干电影戏剧是最不赚钱的。有着相同的智慧,您玩玩餐饮、房地产、物流,都比电影戏剧赚得多。你瞧那大腕一年赚一千多个似乎挺成功,可他那智慧,要是改去玩玩旁的,还不得几个亿进帐?

这个话,大致和郑洞天、陈凯歌、何平、姜文、徐静蕾很多人聊过。

回到戏上来。先于《马哈歌尼城的兴衰》整体构思产生的两个形象是什么呢?

一个是“大船”,也就是“酗酒”场幕的主体。

这个是绝大多数观众最喜欢的场幕。

一个是“吃牛”,之前想定的演员就是刘坤。对不起了,小武。

最喜欢这场戏的是造型设 计谢滋老师,这令我很喜欢她。

她和先生在纽约看过百老汇的《马哈歌尼城的兴衰》,他们对咱们演出的高度评价没有令我浮躁,直感深深相得。暗夜里,总有战友燃起火把。

中戏的精神,是下一节要说的事情。

 

下面要解剖“大船”一场,以白描手法看看一场戏是如何诞生的。

排练中,我首先诱导演员们,做了种种靠边或者不靠边的练习,同学们有些疲惫,也有些倦怠,然而这一切都在掌握中。若干场幕排练的不顺利,对于剧作的不理解,乃至于一些细小的私心杂念,他们太需要一场胜利来提升士气了。

先是“鸿雁”,小保尔的梦,半天的训练,产生了一个突兀的意象,就是秦鸣悦“民族笑”的鸿雁齐飞段落。秦鸣悦从这次排练奠定了女主角的位置,同学们心中也有白色的鸿雁飞翔起来。

我非常喜欢那张照片:女生们在放学路上在地铁站旁举手做鸿雁飞翔。许多夜里,我死死盯着那张照片,让自己鼓起勇气:你做的不是寻常事。

之后,就是放虎出笼。用蛊惑人心的设计,来鼓舞这帮没长性的小家伙们。只有成功,能够令他们相信,自己是那么高贵,那么具有魅力。

这就是“大船”的排练,估计每一个同学都记得那个黄昏的突然发力。

 

我们按照最终的演出样式,一一解说这场戏的每一个处理都出现在什么时刻。这是一种非常有益的创作法的总结。不做矫饰,也不罗嗦。

保尔:“毕格贝克寡妇,给诸位先生们来一巡!”

这是保尔的开篇语,前戏为“格斗”,阿拉斯加狼约瑟夫被打死,懦弱者海因里希跟下。本来设计了海因里希纠缠保尔的形体戏,但比较罗嗦,且破坏整体节奏,于是删除。海因里希的演员朱金樑非常聪明地没有讨价还价,他知道这段戏不在吸眼上,争也不会被留下来。

八位姑娘上场,一人一句,单一处理,双人处理。

这段戏本来处理成纵深流动,前后有八个姑娘来回行走,迸出台词。但是排练效果不算好。设计上参考了赖声川《如梦之梦》和蔡尚君《保尔柯察金》。

于是变成走直角抢前台。女生在本处发挥不错,但是经常不走直角路线而是走斜线出场,力量被削弱了。

生活化地走在一种人为设计的直角路线上,这里边是有意味的。

进入黑匣子连排,才有了保尔滑步前冲,抓住两个女人大腿,大叫:“再来第二巡!”当然,这个“毕格贝克寡妇”的叫法,是被要求具有谐谑意味的。

男人们出场了。由于创造力被压抑了很久,这帮兄弟都憋足了劲,特别符合憋屈的男人们。

之后是女人们走向男人们,淫声浪语。

毕格贝克太太的横穿过场,是经典定式。

但是淫声浪语一直演得不好,大致是彩排后发了脾气,弟兄姐妹们才来了劲头。为什么总是需要导演发脾气?

保尔找人是彩排前后才创作出来的,本来是拉着詹妮就走。那不对。需要一段保尔在灯红酒绿间迷失、愤怒的心理/动作过程。

一找,二找,三找。大致是我示范的。

对于第三找,十场演出下来了,我还是不很满意。

本来示范得很清楚,动作线如下:

1、扒拉开一个女人;2、抓住詹妮,二男人上手;3、左肘击一男人;4、左拳打另一男人;5、拉住詹妮跑向前台。

演员都说看清楚了。但是演得不清楚。

扒、抓、击、打、跑。五个动作,本应清清爽爽。

动作不清楚,内心欠节奏。

后景海因里希抱船桨被醉汉逼退是朱金樑和胡艺潇自己设计出来的,这个好。

之后是保尔大喊:“……去阿拉斯加!”男人们冲上来,这个也算是定式了,要那个冲击力。

弟兄们耍棍,一半是发挥,一半是设计。之后十多人构成大船,这个在戏剧导演中被称为“入画”。

顺便说一句,《马哈歌尼城的兴衰》有很多精彩的剧照,一定程度上源于导演艺术中的“舞台瞬间”。几乎所有那些精彩剧照,甚至包括价格牌子前思思的腿,都在寒春时出现在导演脑海中了。“舞台瞬间”是一个高级技巧。

“大船”的航行,很精彩。值得一提的是,马达本来扮演的是托举詹妮的歌队,但他两三句群杂说得实在太好,于是将他换上扮演三位一体摩西。这个有全班师生见证。

同学们都支持马达“上位”,包括两位摩西。我们要培养这样的班风。能够在这样的班级里,没亏吃。

女生们一看,男生耍得不错啊,于是在后景处各种山寨,连乱比划带“呜呜”,导演跳上去大声喊好。于是制造幻觉的大船航行和雷人的假风假雨就和布莱希特对接了。

左起、右起、高起、低落,这个是定式。

翟羽佳的鼓是在彩排中偷偷加上的,看我没反对,便越发拍得激昂起来。导演很满意,维利拼命为泥腿子们制造幻觉快乐,为的是什么呢?

保尔看到了阿拉斯加,此处要求现实主义表演,各种斯氏体系。

反复要求了众人抬头的一致性,那个节奏必须敲在点上,不然没劲。

马达抡双节棍上,是他自己的发挥。那又不是他自己的发挥,如果他不发挥,导演会要求。这是导演艺术的一部分,你要让演员们自己找到轨道内的道路。

“把他捆起来!”一再要求演员不要说得太狠,要轻飘飘的才够坏。

刚才还在同舟共济的兄弟,突然变换了阵营围猎保尔,意象来自于吴思《潜规则》和徐晓钟《桑树坪纪事》。怎么演?都训练07三年了,还需要教吗?

接着就是要求,八个男人按住了保尔之后的话,一定要特别无耻,特别市井。

出卖自己大哥的那种快乐,特别的爽。

让你丫清醒,让你丫有追求,我们老百姓办的就是你这样的!

之后,突破现实主义,歌队从群氓变成牢笼,保尔被囚禁,我们唱起《夜之歌》。

“黑夜啊,千万不要过去~”

“白天啊,千万不要来临~”

 

  评论这张
 
阅读(20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