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让表演自然流淌(三)二十八宿  

2010-06-14 23:47:00|  分类: 孩子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先出现了一个叫刘坤的没有眉毛的胖子。

张宏从哈尔滨招生回来,不断地说,那边有个“白眉大侠”,有点意思,你好好看看。考场上一看,还真是有意思。

中等个头,胖胖乎乎,轮廓不清,眉毛难寻。有着东北人的性格和好嗓子,却不是一个彪形大汉。愿意充作硬汉,骨子里却有文秀之气。也还有,那么一点,畏惧。

看《七武士》,勘兵卫帮着农民寻找七个武士,各色武士不断登场。有的合适,有的不合适,有的合适人家不来,有的上杆子加入勘兵卫不要。为何如此精心挑选?因为七个武士要面对的是一场实力悬殊的战斗,一个位置上的闪失都会导致全队失败。

刘坤不错,典型的戏剧演员型,但是和传统意义的标准比较,都还差了那么一点点。

于是,我认为,刘坤还没有彻底变成俗套。当他成为07班的一员时,我至少用了一年时间帮他改掉那些之前学会的“表演艺术”。

刘坤成为第一个星宿,同时也是我目心中的“四大金刚”之一。

 

然后出现了一个叫!#&*(…%¥·:“)—%简称马达的满脸疙瘩的人。

估计马达不会考上任何学校的表演系。这是一个彝族青年,长相不算英俊也不算粗旷,既不是陈坤也不是孙红雷。普通话和所有的少数民族同学一样,带些口音。他热情,渴望,思维方式简单而敏锐,他有着极好的身体素质,是四川一个市的篮球MVP。少数民族和篮球,是他的特点。足够了,为少数民族培养文艺人才是我们的责任。后来,每当马达犯错误的时候,我总是说:不要“做破坏彝汉两族人民友谊的事情”,那时候,如野马般的马达便会从灯杆上跳下来,窗户上跑进来,角落里闪出来承认错误,然后继续犯更多的错误。

把马达“教育”成一个规规矩矩的汉族庸俗演员?

那才是真正“做破坏彝汉两族人民友谊的事情”。

马达也是我心目中的“四大金刚”之一。

 

表演系招生史上的“传说”,胡艺潇出场。

胡艺潇,中等个头,貌不惊人,皮肤黝黑,看起来甚至有点象黑人。行动怪异,走路似鸭子步,声音嘶哑,高度近视——按照传统标准,他这形象可以拍张照片贴墙上,说明文字:表演系考生十戒。

后来再招生,胡艺潇做上了考务,考生们指指点点:“瞧,这样的都上表演系了,传媒大学肯定特腐败……”

胡艺潇初试在我的考场,有点意思,给后边的考官看着添个乐,留下了。

非常感谢复试的考官,按照一般思路,他这样的复试就可以说再见了。复试的考官让他进入了三试——我们的团队是有水平的。

轻踩一下我的母校中央戏剧学院,初试就把胡艺潇PASS了。你们本来有扩大优势的机会啊~~~

进入三试,胡艺潇开始演戏了。这一下,光芒四射。形象感强,表现力强,能歌善舞,钢琴出众,快成了表演系考生十大标准了。

可是一下来,考官们又都疑惑了,这个小丑孩就是刚才那艺术家吗?

后来见到了仨儿的爸爸,一表人才;听说仨儿的妈妈更漂亮(咱们07班父母普遍比同学形象好,例子无数);80后啊,这都为了啥呀。

没有一个考官准备录取胡艺潇,其中也包括我。

然后就是著名的口试了。按照《战国策》的口吻,可以叫:“仨儿见老赵“。

我问了胡艺潇若干问题,仨儿的学习成绩很好,音乐能力也很好,已经报考了录音系。我鼓励他去上录音系,且说入了学,可以做戏剧之夜等的文艺骨干,有时间也欢迎到表演系来听课。胡艺潇黝黑的脸膛变得有些苍白,脸上努力保持着难看的笑,结结巴巴地倾诉着自己对表演艺术的爱。然而,对于听过数千次如此言辞的考官来说,这些话的效果几乎等于零,而他那嘶哑的嗓音也在不断提示我,不要犯错误,不要因为小的感动而丧失大的标准。我直接告诉他他的条件不适合学习表演,他依旧坚持着,坚定,但又不敢冒犯考官。争取一个反对自己的人的支持是多么的困难,何况对面这一群老少看起来没有一个支持他。于是,我的话也渐趋走向收尾,从实质转为客套,寻找气口,就可以结束了。胡艺潇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变化,他的脸变得愈发苍白,仍旧带着勉强的笑意,说出了那句话:“老师,你给我一个机会,我还你一个奇迹”。

这句话重重地击中了我的心灵。甚至在此时笔下流出时我仍几乎落泪。我看到了一个毫无希望的人的坚持,他的眼睛中闪烁着人性的光芒。久违了,这样的光芒。我看到了自己曾经拥有,却渐渐失去的那种力量。仨儿,你自己拯救了自己,你也拯救了我的艺术理想。现在,我依旧要说:谢谢你。

回去以后,翻开我的招生笔记本,我看到一页页都是变化着的排名名单。前面的十名基本没有变化,在后边的某一个行列里,胡艺潇的名字总是跃入眼帘。我在这个名字上画了一个大圈。那时候还没看《士兵突击》,后来人们都说,仨儿整个就是一许三多。

最终讨论的时候,老师们都把胡艺潇拿掉了。我也是如此。

最后最后的时候,我又把胡艺潇的表格捡了起来,看着那一寸照片,有些恍惚:真的就是这个家伙?

于是,我开始喃喃地说着什么,大致是说这孩子真不是表演系的材料,但是素质真是好,等等,基本上是语无伦次了。说实话,那时候几位老师也都没有理会,宁宇做狂生状是寻常事。

当主要的名单都已经明确的时候,我举起了胡艺潇的表,有力地说:主讲老师是不是应该有权力,保一两个自己坚决想要的人?

亚爷没反对。李立宏给了关键的支持:宁宇其实作为主讲老师当然应该就说确实是应该有权力决定考生我们也都支持反正你想清楚了就定也没什么这本来就是你的权力我们也都是不过嗨就说这胡艺潇确实是不过你反正……

我说:定了,我要这个,要错了责任我担着。

亚爷和宏哥同意。也许,他们曾经经历过和我一样的内心矛盾吧。

当时我在想,就算是招错了,四年内班里有这么个活宝,演出时候放放音乐什么的,毕业以后找找录音系老师让他考研究生,也算是有个出路。这样安慰着自己,坚定着自己的信心,定下了胡艺潇。

想不到,我替传媒大学拣到宝了。

哪怕仨儿今后一生无大成就,甚至沉沦,他也是我的骄傲,是我的艺术生活中最大的成功之一。

我一直坚信。

  评论这张
 
阅读(2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