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机会得失弹指间:低成本喜剧电影刍议  

2010-03-13 23:10:00|  分类: 认识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有那些劳神虑思、殚精竭虑的电影创作者们,设计出的电影中的诸般信息和内容,均源自一个目的:令他者接受这部电影。所谓他者,或许为买票观众,或许为专家评委,或许为圈子朋党,或许为国际影展。在当下的中国,许多电影拍摄的最高目的或许只能是一个:让这部电影和投身其中的创作者们生存下去,“最终得到在地球主永远生存的第二次机会。”(加西亚·马尔克斯语)

因此,一部电影的形态,并非导演以及创作者的主观选择,而是对强大的他者揣度下的迎合讲述。他者有所不同,揣度有所不同,电影形态因之千姿百态。

时下的中国电影格局,为低成本喜剧电影闪开了一个空档。在盛气凌人的商业大片、不图回报的政策影片、卷土重来的西洋豪制的夹击下,居然也就有了一个小片的空档。投资不高,阵容不大,笑点不高,制作不精,却可以获得票房回报。那区区赢利不值一提,关键的价值在于:轻量级选手,也可以登场参赛了。

庄宇新《隋朝来客》,刘仪伟《火星没事》,田蒙《倔强的萝卜》,杨庆《夜·店》,王岳伦《熊猫大侠》……所有这些低成本喜剧电影,或被称为“涂鸦电影”的,起源是两部电影:宁浩《疯狂的石头》和王岳伦《十全九美》,原理世人皆知。

其实,中国电影的这个小阳春,和中国戏剧的复苏相当相似。在全国各地的大剧场戏剧全面崩盘、仅剩京沪等地国家团院死死苦守的艰难时世,小剧场戏剧自20世纪90年代悄然兴起。最受欢迎的小剧场戏剧形态有两种:实验戏剧和喜剧。经过十数年淘洗,实验戏剧的技巧渐渐被吸纳入主流,喜剧则成为最具票房吸引力的戏剧样式。客观的情况是,只要是质量尚可的喜剧演出,均可收回投资并有盈利。

宁浩,就曾是一个戏剧工作者。

同时,在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的电影播出中,喜剧的收视率明显高于其他类型的电影。在农村数字电影市场上,喜剧电影的点映场次也远远高于其他类型的电影。喜剧,看起来确实是立足于电影世界的灵丹妙药。

自从2003年电影产业改革以来,从10亿到62亿票房,从年产数十部到2009年的456部,中国电影市场迎来了超高速的增长。小众电影的影响力渐趋微弱,类型电影的力量抬头,喜剧电影赢得了发展的空间。

21世纪的喜剧电影,内容、风格杂糅,是诸多不同文化形态杂交的结果:香港无厘头喜剧电影,漫画,小剧场话剧,相声、小品和脱口秀,广告和网络流行语,改头换面,构成了喜剧电影的筋骨。新观念的喜剧电影发展步伐之快、观念之新,令人瞠目结舌。就连冯巩、黄宏在数年前拍摄的喜剧电影,相较之下也显得温文尔雅、力道不足。张刚、陈佩斯的喜剧电影,已经变成了一个传说。

喜剧电影的经济帐并不难算:中低成本投资,不使用太复杂的场景和视听技术,组织一批擅长喜剧表演的演员并广引文艺人物客串,抢占非黄金档期,赢回成本就是胜利,如有赢余则为意外之喜。新世纪喜剧电影的出现,是在夹缝中顽强生长出的一株野百合,名份不清,问题不少,最宝贵的价值就是他惊人的生命力。喜剧电影的再次登场,不仅仅存续了一个电影类型,更磨练了一支支创作队伍,留下了种子。这些队伍在产业本身完善、升级之后,完全可以依靠更好的技术手段和更加充沛的资金,拍出更好的喜剧电影。

某一类型的电影,他的形态、质量、审美品质的决定权均不是“传说中”的导演,而是产业的结构。我们在讨论电影产业的时候,往往都将注意力集中在电影的本身,而忽视了电影的接收方。事实上,电影产业,是电影制作、营销这一“发送方”和市场、观众这一“接收方”共同组成的。有什么样的观众需求,就会有什么样的产业格局,就会有在具体产业格局之下的电影类型和作品形态。套用某种先在的或者高深的价值标准评价喜剧电影是不适合的,因为这种方法忽视了作品根植的那块土地。

低成本喜剧电影的前途如何?在进口影片强烈的竞争下,华语电影顽强抵抗,然而,古装动作片这一传统利器已经疲态尽显,已经撑不过三五个年头了。一支部队拼死血战,兄弟部队却都在作壁上观,这种现象是不正常的。那支部队是古装动作片,兄弟部队就是其他各种类型的电影。在所有这些类型中,喜剧片应该是最有可能开辟第二战场的一个。投资不大,创意第一,市场广阔,回收迅速,如果能够更加密切联系时下的社会生活,强化表演和制作技术,喜剧电影将会取得迅速的发展。当然,电影产业同样需要“接收方”的变化。

然而,伴随着一些低成本喜剧电影的成功,一些负面的因素亦沉渣泛起。低俗、粗俗、庸俗之风有所抬头,创作方向发生迷失。实际上,优秀的喜剧电影都与主流文化相契合,只是我们缺少相应的读解与命名。最成功的喜剧电影《疯狂的石头》,其信息内核完全符合主旋律的标准:一个忠于职守的时代英雄和各路贪官奸商、劫匪恶霸誓死战斗的故事。观众对于《疯狂的石头》的喜爱,不仅仅来自于那些频繁的笑点和精彩的桥段,更在于影片在平民立场上发出的不平呐喊。德云社、小沈阳、周立波为人所喜爱,并不仅仅因为他们善耍贫嘴,更在于他们的段子对社会的黑暗面发出了辛辣的嘲讽。当主流声音有所缺席的时候,喜剧精神必被更加强烈地诉求,天意如此,民意如此。

“喜剧是戏剧的一种类型,一般以夸张的手法、巧妙的结构、诙谐的台词及对喜剧性格的刻画,从而引人对丑的、滑稽的予以嘲笑,对正常的人生和美好的理想予以肯定。”我们的喜剧电影,距离这个标准的定义,还存在距离。

 

本文发表于《北京电影学院学报》2010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