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黄埔军校记  

2010-02-07 01:10:00|  分类: 通惠河畔读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到黄埔军校,是个夙愿。

借着客串电影的机会,二到广州,特意留了两天,第一件事就是要去黄埔军校。

饶是今日的广州,黄埔军校的位置还是非常偏僻。珠江的下游,黄埔长洲岛的尖尖上,巴掌大的地方,就是名震宇内的黄埔军校。

其实,当初的黄埔军校也是个山寨学校。1924年的广东,在国内举足毫不轻重。那时节,北方的大佬们才是天地英雄,中原霸主吴佩孚,黑土枭雄张作霖,西北王冯玉祥(他敢和全国军阀开战,虽然大败,但是队伍不散),纵横家孙传芳,修窄轨铁路的阎老醯(这个才是本字),还有戏中有戏的西南群雄,后起之秀的广西李白黄,郭松、张宗昌、刘镇华各路怪杰,真的轮不上广东出头露脸。

国民革命的正根,孙中山统领的国民党,在广东也是步履维艰。东南西北都是叛军,本省军队、客省军队四处乱窜,也搞不清都是些什么来头,什么去处。

中山先生的“大炮”外号是摆不脱的了,炮声隆隆,效果不大。说老人家是革命的先驱者,真是含义颇深。先驱者,就是开路的人,真正把这条路走通的,不是老人家。蒋中正呢?刚刚从江浙来投,还没有权力将照片上随侍在孙总理身后的其他两位英雄PS掉。

1924年,黄埔军校就这么建起来了。地址是原来的广东陆军小学校。清末中国开始在各省建陆军小学、中学,虽然这小学并非今日之小学,但也可以知晓当时的中国危亡惨烈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黄埔军校校舍不大,加上附近的农田,也不过是长洲岛尖尖上的一小块地盘。在这里,数千黄埔师生走上人生之路,直接决定了20世纪中国的历史。

黄埔军校,大名为“中国国民党陆军军官学校”。

 

教官是谁?总理孙中山是挂名的(并且在一年后辞世),校长蒋中正是日本陆军振武学校的,党代表廖仲恺是日本早稻田学经济的,教育长李济深是广东讲武堂的,政治部主任周恩来是法国勤工俭学的。各位教官都是临时招募,有云南讲武堂的,保定军校的,日本士官学校的,加上形迹可疑的老毛子加仑等人。七拼八凑,勉强凑起来一个阵容。

学生呢?天南海北,四方来投。小商人的子弟,普通农民,高官之后,破落地主,阶级,在黄埔军校里是被打破了的。南方人多,象陈赓、陈诚、周士第、胡宗南;北方人少,谁也没有想到黄土高坡上的杜聿明和太行深山中的徐象谦(向前)后来能够成为名将。

在张作霖掀起黑土风暴的时候,在冯玉祥西北纵横的时候,在吴佩孚四照堂点兵的时候,在郭松龄起兵反奉、二虎守长安、四川内战看似风云际会的时候,在岭南一隅的长洲岛上,来自于全国各地的青年们,操练起来,组成了后来声名赫赫的学生军。

多少人,坐着火车汽车马车,乘着轮船木船,投奔到广州,继而辗转到偏僻的长洲岛上。在这混浊江水边的半年操练,难道便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或者改变世界?

多少人,会有这样的疑问。

 

让我们穿越一下时空,打乱时间次序,想一想在珠江南岸上,有多少青年才俊曾经望着江水叹息。粗眉毛的瘦弱湖北人林彪,形象酷似葛优的文强,性情暴烈的张灵甫,黄埔三杰蒋先云、贺衷寒、陈赓,未来将被“偏师借重”的黄公略,早早牺牲的曹渊,小诸葛陈诚,捕杀了自己恩人的黄维、宋希濂,在黄土高坡上扯旗造反的刘志丹,花花公子唐生明(唐生智的弟弟),未来的总指挥卢德铭,未来被被红军冤杀的曾中生、许继慎、旷继勋,洪湖的周逸群,伤仲永的李之龙,脱党领袖李默庵,在南昌起义后脱离共产党的侯镜如、廖运泽,死守四行仓库的谢晋元,都曾经在珠江边远眺对面的鱼珠思忖自己的生前身后事,或者为了吃不起一碗斗笠女卖的粉肠而黯然神伤。

 

看看这些人物的照片和油画,其中颇多面目清秀,甚至是娃娃脸的青年。

想当年,这许多娃娃从四面八方汇聚黄埔,为了理想,为了信念,或者,也就是为了混一口饭,加入了黄埔军校的事业。

事业的组织者,似乎也并不知晓前路的方向。

但是他们聚集到了一起,那些娃娃们自以为,他们将创造历史。

于是,他们便真的创造出来了历史。

 

南昌起义后,侯镜如、廖运泽、文强脱离了起义军。

俞济时抓住了刘畴西,并且处决。黄维说,你就不能给老同学吃顿饱饭?

林彪打完陈诚揍李文、石觉。

胡宗南进军陕北,对面阵营里有许多黄埔同学。

张灵甫丧身孟良崮,对面阵营里有许多黄埔同学。

这便是历史。

 

黄埔军校,过珠江是鱼珠,坐公共汽车,就可以西去到达现在广州最繁华的城区。花城色重,留连雨中。

又有几人,记的那下江洲畔,曾经聚集的青年们呢?

然而,黄埔军校,这四个字,已经永生。

  评论这张
 
阅读(4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