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缥缈的城》之三(上)  

2009-09-03 00:50:30|  分类: 通惠河畔读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梦里,我哭了。我想到了姐姐。

 

大哥一脚把我踢了起来。

我们的货物被盗。

盗贼留下的线索如此明显,以至于突厥巡捕没有费多少力气就发现了来龙去脉。盗贼从商馆的后窗进来,偷走了一驮丝绸和一驮茶叶。在后窗外边的小路上还撒有一些残茶。

 

是你们?

头顶系辫子的契丹少年们缓慢地站了起来,其中的两个握住了腰间的短刀。牛角制成的刀柄上蚀刻着一个作为标记的汉字,看起来,是城中匠人营的出产。这样的刀剑,只有契丹的贵人才能配有。

你们只是……突厥巡捕努力措词。

是我们。

大哥和我们都按住了剑柄。我们的后边,更多的契丹少年出现了。

你们可以拿走。眼光最恶毒的一个少年,声音却显得奶声奶气。

大哥望了我一眼。我上去扛起半驮茶叶,和凌乱不堪的丝绸。

以后不该这样。

契丹少年们冷漠的眼神。

走罢。

我们穿过冷漠的目光,穿过茶楼酒肆。穿过巴拉沙衮的大街小巷。

 

被攻破的燕京的景象真应了那个词:惨绝人寰。契丹人和奚人疯狂地逃。父亲抛弃儿女,丈夫杀掉妻子,儿孙抛弃爷娘。女真蛮子发泄着百年来蒙受的屈辱,契丹的王公贵族的境遇最为悲惨,豕犬牛羊平日的遭遇,反倒显得幸福的多。

一个翰林院的官员费尽心机,终于逃离了燕京。背后是繁华都市被焚毁的冲天火焰,眼前是茫茫无际荒凉的沙漠。除了沙漠,哪里还有契丹人的存身之处呢?

逃过了围猎网的契丹逃亡者跟随了上去。

还有奚人和汉人。

当年,契丹人在卓越的领袖耶律阿保机,也就是我们的太祖领导下强盛起来,他们从东北极地崛起,攻灭了渤海国,又攻入了分裂的中原。契丹人建立了一个多民族的国家,并且不停地侵蚀着衰弱的宋国。在夺取了许多生命并付出了许多生命之后,契丹的国家日趋稳定和强盛。

可是,在更加东北的地方,女真人走上了当年的契丹之路。他们经受过更多的苦难,也就因此具有了更多的坚忍。坚定,并且残忍。契丹曾经如猪狗般奴役女真,于是女真以野兽的精神回报契丹。杀戮,一路血红。终于,燕京被攻破。这座凝结着女真人、汉人、契丹人、奚人,还有党项人和突厥人财富、智慧和血泪的城市,成了女真抹却民族耻辱的目标。

领头的将领却是一个契丹叛将——耶律余睹。

于是……

逃亡的契丹官员身边聚集了越来越多的人。他们走向沙漠。

后世记载,此人名曰:耶律大石。

 

多谢。这是给你的迪尔赫姆。

多谢。辛苦了半日的史官也在说谢。

现在没有几个人愿意听我讲这样的正史了,真正的历史说得多,倒没人信了。大家都爱听故事,我讲的正史,也有些象故事了罢?

史官的袍子上缝满补丁。这个头发几乎掉光的家伙到是生就一副典型的契丹人相貌,虽然脸色苍白黯淡。契丹人中的一小部分,通常是人中龙凤,才会被挑选出来,宣讲帝国的历史。这是个人人艳羡、光荣无比的活计,只是一旦入了此行,便总是落得个穷酸清贫的境地。

你讲起祖先的故事,怎么一点没有忌讳?

忌讳?汉人才讲忌讳。我们想怎样讲就怎样讲,越为真切越是好,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嘴讲话——这是大石爷当年说的。后人听了前人的实事,知道路该怎样走。忌讳不好。这是大石爷说的,不信你们去看,在石碑上刻着这样的话。

史官眼中的光彩,和脸上的颜色差异巨大。

 

我依旧在寻找莫辛。

巴拉沙衮是一座庞大的城市。我只能继续寻找。

  评论这张
 
阅读(3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