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转贴:浅谈《钦差大臣》中的喜剧美学特征  

2006-03-08 02:52:54|  分类: 莫言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喜剧外部直接表现的就是笑,然而笑并不一定就是喜剧,那些没有情感的笑,纯粹生理上机能的笑,并不具备喜剧美学的特性,喜剧美学的产生,要依靠作品对其有更深层次的感悟和体会,有一种艺术性的美感,在轻松中表达深层的内容。喜剧在本质上是两种不同的社会力量的冲突,这种冲突是新事物在取得胜利之后或即将取得胜利时对旧事物的否定。当旧事物作为一种过时的东西出现时,它就会成为被嘲笑和被否定的对象。
    果戈理的《钦差大臣》能产生一种笑后更反思的感觉效果,缘由于他已把笑融入到了艺术美感觉当中,他所要表达的并不只是单单的笑,而是更深的社会问题,人生的体会。以讽刺的手法深入分析剧中人物的性格,以反映当时社会的官僚的腐朽思想,喜剧性的效果渲染了整个戏剧的场面,这就是果戈理在《钦差大臣》里,以讽刺喜剧的形式,来揭露19世纪上半叶俄国社会中达官贵人的丑恶原形的。在喜剧艺术中,喜剧性的矛盾冲突有其偶然性与必然性,夸张性与真实性,意外与合理性,轻松性与紧张性的等的有机统一。
    在俄国著名作家果戈理的喜剧《钦差大臣》里,描写的是彼得堡的一位花花公子赫列斯达柯夫路过一个偏僻的小城,因盘缠用尽困于旅店。此时,市里面正盛传说将有一位钦差大臣要来到他们的市作暗中的考察。由于市长是个沉浮宦海,一贯贪赃枉法的官吏,听到有钦差大臣就要驾临本市的时候,他和他们僚属们都大为恐慌,害怕他们的低劣行为,被市民揭发而获知。正巧有两位绅士前来报告说市内旅馆出现一个形迹可疑的年轻官员,他来此两个星期而极少出门,买东西也不付钱,看样子是彼得堡的大官来的。市长听到后,马上与部下进行磋商,决定亲自到旅馆登门拜访。当赫列斯达柯夫见到市长后,开始时大为恐慌,以为是来抓他的,之后看清市长并无此意后,他就大吹特吹起来,说自己的来头如何的大,还说经常出入宫殿,不把国家的部长不放在眼里等等,他这种滑稽行为,令人大笑不止。市长听到他这些后,完全当他就是要暗访的钦差大臣,并迎请他住在自己的家里,殷勤款待,还将自己的女儿许给了他,以为真的是攀附上了大有来头的官员,从此也不用怕他底子丑恶的事被揭发,以后升官发达不在话下等等。赫死斯达柯夫趁机将错就错,以钦差自居,敲诈勒索,捞一把之后,扬长而去。当真的钦差大臣到达后,官僚们才知道上当受骗,但已后悔莫及。这场喜剧的矛盾冲突完全是偶然性的,但也反映了它的必然性。如果赫列斯达柯夫没有京城里那些官员的轻浮放荡,贪得无厌,加上在一般人认为其生活方式的奇异;如果这些官僚不是为了掩饰自己的丑恶行为,或者不想阿谀奉承向上爬,或者没有真的钦差大臣即将来访这个城市的消息,就不会误把一个花花公子当成是钦差大臣,就不会张皇失措,丑态百出,就不会出现那么多的夸张,滑稽性的行为,引人发笑。作者就是要错这喜剧的矛盾冲突中的的人物活动,揭露沙皇统治下的官僚权贵的横行霸道和官场的腐败与黑暗。
   “喜剧的美学意义在于提示了旧世界、旧势力的内在空虚和无价值,并激起人们在笑声中愉快地和那些无价值的虚假的以及丑恶的东西决别。”果戈理的讽刺喜剧《钦差大臣》在整个剧本中,都运用了人的内心与外表展示的矛盾冲突,表现了人性的一面。在赫列斯塔科夫在旅馆住的时候,由于没有钱,叫伙计送饭的时候,伙计就因为他多天没有付清欠帐,在他的再三请求下,伙计才给他拿来了两个菜,而他却认为伙计对他不公,还说要吃鲑鱼,肉饼、烤肉等等,一边严肃认真的说不要伙计拿来的菜,而一边自己却是津津有味的,狼吞虎咽地吃着,看着这个场面真是令人哭笑不得,也正是果戈理运用了这个矛盾冲突的手法,而获得了喜剧性的结果,从中也表现出了较强的喜剧艺术效果。黑格尔说:“喜剧只限于使本来不值什么的,虚伪的,自相矛盾的现象归于自然毁灭,例如把一种奇怪的念头,一点自私的表现,一种贪任性使气的态度拿来与一种热烈的情绪相对照,甚至把一条像是可靠而实不可靠的原则,或是一句貌似精确而实空洞的格言显现为空洞无聊,那才是喜剧的。”
    鲁迅指出:“喜剧将那无价值的撕破给人看。”在《钦差大臣》就很明显的表露出来,在市长及其僚属们,把赫列斯塔科夫当成是那个真的钦差大臣后,所表现的一切,都尽显他们的丑恶行径。市长一方面为了把将自己和下属们的丑陋劣迹掩藏起来,另一方面为了巴结讨好这个了不起的钦差大臣,,甚至于不惜献出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而赫列斯塔科夫,也就顺水推舟,自我吹嘘,漫天的撒谎,把这些宦海沉浮多年的官僚骗得团团转,临行前,他写信给一位朋友说那个市长蠢得像一匹灰色的骟马,慈善医院院长是一只头戴小圆帽的猪等等,期着实把这些官僚尽情玩耍一番之后,得知真的钦差大臣将来到的消息传来时,贵族们那一个个显露出呆若木鸡的丑态。这种场面,让人看到了都会忍俊不禁的大声笑出来。喜剧的最终目的就是通过笑来贬丑褒美。但在这里好像没有通过笑来贬丑褒美的意思,更多的是以讽刺来揭露丑的,以达到喜剧的效果。
    普希金曾说:“高尚的喜剧往往是接近于悲剧的。”的确在果戈理的《钦差大臣》里,喜剧效果接近于悲剧的色彩,在他对观众说的那句“你们笑什么?笑你们自己吧!”这句却是有深层的警世意味。《钦差大臣》里的喜剧人物荒唐可笑的言行,提示了深刻的社会矛盾,提出了严重的问题,笑后常会因那些话而感到心酸,这就是讽刺喜剧在作品中表现的艺术效果,令人耳目一新,产生美的享受,具有较强的滑稽性。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