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十分钟路遇阿巴斯、侯孝贤、金基德  

2006-04-18 19:31:24|  分类: 天涯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分钟路遇阿巴斯、侯孝贤、金基德 - 赵宁宇 -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一条街上碰到阿巴斯、侯孝贤、金基德?这是真事。2005年十月,在韩国釜山的街道上,老赵就碰上了阿巴斯、侯孝贤、金基德,还有一位安圣基。

 

时值釜山电影节。

那位说了,电影节上,碰到几个电影人还是事?非也非也,老赵参加过国内不少电影节,碰到大腕难之又难,就算老同学老朋友碰面也不容易。

2005年三亚金鸡百花电影节,老赵去主持闭幕式,好家伙,上千电影人都去了,内中是老朋友的有上百,赶紧找。结果一个也找不到。亚龙湾那一带酒店内部,电影人似乎都隐居了起来。都怪组委会的高足张小姐,没给老赵及时办下工作证,还被保安拦住过。又到影协查名单,房间电话都找到了,打过去总机不给转。于是……开幕式,记者都被拦在外边,险些酿成冲突。其实冲突已经发生了,新浪网上有视频。

闭幕式星光大道结束后,老赵进了主会场。又是一个好家伙,上百朋友都碰面了。每个人打招呼十秒钟,都是“好久不见,打电话啊”,之后舞台上就开始演出了。连老赵这样浸淫十数年的电影活动人(惭愧)都见不到真主,普通记者和观众能看什么真料?也不怪记者发了一些关在屋里编的新闻,真人看不着,只能编造以飨读者了。

比如苏有朋提前离开电影节,事实上苏走了一天办事又回来了。

比如开幕式星光黯淡。数百位电影艺术家其实都到了。

比如成龙、葛优、李冰冰等集体缺席中国电影百年。结果都来了。

拍不到,自然以为没来。

闹来闹去,国人给国人拆台。

其实,划分好尺度,更加OPEN,记者高兴,观众高兴,电影人更高兴。

何必划出个圈圈,大伙都不高兴呢?

在釜山就不同了,一个国际B级电影节,没有保安,没有警察,只有志愿者,老赵在海云台海边路上散步,居然在十分钟内碰到阿巴斯、侯孝贤、金基德、安圣基四位电影大腕。

各位,这四位都不是一般人啊。阿巴斯是伊朗电影大师,第十届釜山电影节评委会主席;侯孝贤是中国台湾最大的一个导演,电影节开幕影片导演;金基德就不必说了,哪个碟友没有他的盗版盘?安圣基是韩国电影不老松,主演过《武士》、《总统浪漫史》、《南部军》等等。

这些人,在一条街上,十分钟内,就都碰上了!

海云台街上,有警察,有军人,就是没有把电影人和普通人分开的。军人可是真军人,巡逻,两个一组,全副武装,斜持M-16枪族短型卡宾枪,看握把的力度,里边至少有13的实弹。

谁靠近电影大腕,他们可不干涉。

第一个冒出来的是阿巴斯,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很多人上去打招呼,大个子阿巴斯握手合影,笑容可掬。身后还有两个伊朗人,没看清楚,估计也是电影界不凡的人物。阿巴斯是评委会主席啊!记得2004银川电影节,下了飞机发现某评委同机到达,想过去招呼,斜刺里杀出两位黑西装,耳闻对话如下:“你是某某某同志么?”“我就是”“我们是组委会的,请和我们走”“好”“请关闭手机和BP机”“我没有BP机”“那就上车吧”。闭幕式后酒会上,又碰上面无血色的评委某老师,老师说,一落地就被接走“关”起来了,所有通讯工具都被“没收”。再一看眼前的阿巴斯,这人居然是评委会主席?

当时没顾上打招呼,之前在各个电影院看电影已经碰面招呼很多次了。那些影院可就是一般的电影院,里边有成百上千的普通观众。后来在一个韩国大公司的论坛上重逢,合了影。阿巴斯乐呵呵的。

一转身,又碰上侯孝贤。十几年前,侯导演访问电影学院,那时候学院人少,老赵作为学生代表和侯导演座谈过。刚要过去招呼,高足老范拉住我去见韩国导演金泰均,《火山高校》和《狼的诱惑》导演。侯导演没跑了,次一日在街上小酒吧碰上了,握手寒暄,侯导演连声说,见过见过,那是第一次去大陆,印象深刻。老赵赶紧说:您吃着,慢慢聊。侯导演大笑,说这的金枪鱼挺好吃的,我给你多夹点!

还没进约见金泰均的酒店,对面金基德又过来了。小个子,不起眼,没人提醒根本意识不到这就是金基德。还没过去,旁边又过来两个嘻嘻哈哈的导演,《甜蜜的生活》和《刑事》的导演,其中一个叫金织云。惭愧惭愧,在釜上的大街上随便就能碰到的大导演太多,名字没记全。再去和金基德寒暄,旁边有好几个美女。韩国生活中美女并不算多,围在金基德周围的不算少。没打上招呼,遗憾。

没进门厅,又遇上了安圣基,这是我最喜欢的韩国影星啊,一部《武士》,老弓箭手的形象深入人心。安老还是釜山电影节的副主席呐,稍一介绍便热烈握手合影留念,并说我正在你们中国拍《夜宴》,等等等等。

这是十分钟内碰到的电影人。我就纳闷了,怎么在银川、三亚的电影节上,碰上老同学都难呢?要不是胡军招呼、陆川拍肩,哪里会有和黄建新、小江、方刚亮、谢东的虎帐夜谈兵?

晚上,老同学李治允操着他那已经不太熟练的国语叫我到海边小饭馆吃生鱼片。釜山海云台的海边店不算大,比不了烟台,更比不了青岛。李治允是韩国人,老赵在电影学院导演系研究生的同学,一个导师,感情不一般。现在MK公司任职,这个公司是韩国一等一的头牌,总裁李安,导演姜帝圭都不同凡响,姜帝圭的《渔》(生死谍变)、《太极旗飘扬》都是老赵最爱的电影之一。(参见影响老赵最深的世界电影100http://blog.sina.com.cn/u/48b4525101000204)进了小酒馆,第三个好家伙,地上坐着上百韩国电影人,有导演、演员、制片人,也有官员、记者、影迷,全部摩肩接踵、勾肩搭背,场面十分热烈。影影绰绰地,好些美女明星都在,嘻嘻哈哈,不拘形迹。老赵五分钟就被融进去了,一会一个“勘三哈米达”(谢谢),一会一个“勘杯卡普西达”(干杯吧),会的五六句韩国话说了几十遍,分别时还学了一句“阿娘希哈塞油”(再见!安眠!)

想想这个小酒馆聚会,想想在大街上十分钟碰面阿巴斯、侯孝贤、金基德、安圣基,一下子有些明白韩国电影为什么能够迅速崛起。

可是咱们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