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戏剧边上的三个人  

2006-04-28 19:04:08|  分类: 莫言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戏剧边上的三个人 - 赵宁宇 -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戏剧边上的三个人 - 赵宁宇 -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 xmlnamespace prefix ="o" ns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

第一个人是李普雷。

李普雷不叫普雷,姓李。还没上大学我就认识这个哥哥,那时候经常混迹于中戏排演场中看孟京辉、胡军、韩青、郭涛、赵寰宇、夏立新他们排荒诞派戏剧,那戏真叫一个荒诞,荒诞得什么也看不懂死活只能鼓掌。当时一直以为李普雷是中戏舞美戏的学生,这个错觉保持了十年,直到有一次问他们班XXX,普雷神情怪异地回答我不是中戏的。后来才搞清楚,老哥考中戏四年没有考上,上了别的大学毕业到新华社工作。凭着北京主场的地利人和,遍观了77年后的所有话剧。老赵也是,但每场戏家里父母单位、剧协的票子大大的,看戏不是问题,普雷这样的铁票友如何磨烦父母挤出五分、一角、两角看戏不得而知,估计也是蹭戏大师。令人钦佩的是普雷的戏剧摄影,数以千计,延绵卅载,精彩之作不在少数。普雷曾问我如果他出本剧照集销量如何,我客观分析首印40000,销量100000150000,跑不了。比不了《徐静蕾的博客》和《长安乱》,也应算是《先锋戏剧档案》之后的又一大戏剧盛事。老赵的《巴黎公社的日子》有许多人拍剧照,其中最好的是普雷在演出中抓拍的几张。他的境界已经到了运用之妙、存乎一心的地步。第一次看戏,他就能够预期到某个震撼人心的场景会在那一瞬间出现,并且立时捕捉。这是三十年戏剧营养哺育的结果。佩服。http://blog.sina.com.cn/u/1227832437

戏剧边上的三个人 - 赵宁宇 -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戏剧边上的三个人 - 赵宁宇 -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第二个人叫老象。

老象真名叫什么到现在也没搞明白。看着老,其实不老。每次看戏,都能遇到若干京城铁票友,李普雷、老象、陶子、孟京辉,不管是《茶馆》、《屠夫》,还是《琥珀》、《高级生活》,抑或《安魂曲》、《海鸥》,这群人全到。碰面的还不仅仅是剧场,北京人艺旁边的国强兰州拉面、咖啡厅,儿艺对面的小吃街,中戏旁边的“那里”(其他的名字老变),国话门口的“怀情”、“新疆”,都是这帮人的聚首之所。最近一次去看《安魂曲》,先是在票房里遇到等蹭的老象,继而在前厅里碰见李普雷,最后进咖啡馆又撞到袁鸿……上一回在解放军歌剧院看流川儿祥也是如此情景。老象就是如此一位京城铁票友,大脑袋,胖胖的,憨憨的,大黑眼镜后边眼睛不小,搞不清是智慧还是狡黠,搞不清是折服还是讥讽。老象组织了许多戏剧演出,写了很多文章,有时也客串个角色。《生活秀》演出后有人起哄说跑群众穿白大褂的老象演得最好,老赵以为那竟是真的。

戏剧边上的三个人 - 赵宁宇 -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戏剧边上的三个人 - 赵宁宇 -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第三个人是袁鸿。

大名鼎鼎的袁老板是个好老板,自己卖了房子经营北剧场,自己拿钱赞助大学生戏剧节,自己组织打工艺术团、陕西皮影戏到北京演出,这样的事真是没有几个人做得出来。袁老板的北剧场黄了,人不见了踪影,戏剧圈谣言四起,老赵急坏了。刚刚被请过去开了第五届大学生戏剧节大会,人怎么就没了?突然在MSN上碰见,连续呼唤,袁鸿不答,贴与我许许多多老文字,弦弦掩抑声声嘶,杜鹃啼血,猿猱哀鸣。虽未执手,彼此已知胸中两行清泪。以为袁老板就此垮了,归隐重庆附近某个山林。不想数月后复出,一把捧红郭德刚,一场音乐会票款54万,重整山河,振聋发聩。于是便将其命名为“打不倒的小个子”,参见索尔兹伯里《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是说邓大人。想当初袁鸿两肋插刀帮助老赵的《巴黎公社的日子》在北剧场演出,现在又在合作《钦差大臣2006》,紧接着还有“青年戏剧计划”等等一系列工作,我相信,袁老板不仅能实现自己的戏剧理想,也能赚大钱。亚洲第一剧场日本四季也是浅利庆太从几个租用的帐篷起步搞起来的,相信有这许多真正不从戏剧中攫取名利的铁票友们同心戮力,一代代的年轻戏剧人后浪前浪,全国几十家连锁的N剧场定有成为现实的一天。

那一天,中国的戏剧工作者、业余爱好者、大学生、打工青年、街道老人、中小学生、另类人士、商界精英们,所有的对于戏剧有着心无旁骛的戏剧观众们,都能够在我们的土地上找到倾诉自己生活中喜怒哀乐、生死歌哭的第二次机会。http://blog.sina.com.cn/m/njuchang

“你可曾听到人民在歌唱,

你可曾听到人民在歌唱,

这歌声来自愤怒的人民,

他们将永不再当奴隶,

这是人民之声,

当你的心灵受到撞击,鼓声回荡,

这是生命走向自立,当明天来临!

明天一定会来临!

                            ——《悲惨世界》

http://blog.sina.com.cn/u/1219777105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