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磨坊书简3逃亡  

2008-04-04 22:33: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逃 

 

奈丽·萨克斯

 

逃亡

盛大的迎接

在途中——

 

裹一条

风的头巾

脚在祈祷的沙中

沙从未说过阿门

因为他必须

从鱼鳍到翅膀

向着远方——

病蝴蝶

很快又见到海——

这一块琥珀

刻着苍蝇的痕迹

又交到我的手中——

 

我以世界的变迁

作我的故乡——

 

1991年,同学庄宇新(后来的《爱情的牙齿》导演)向我推荐了1966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奈丽·萨克斯的名诗《逃亡》。当时对诗中的含义理解并不深,然而,那些美妙空灵的诗句,如“祈祷的沙”、“从鱼鳍到翅膀”、“病蝴蝶”、“又见到海”,却一直伴随着我,在每一个新的年度里增添着新的含义。最爱的一句,自然是“我以世界的变迁作我的故乡——”。

奈丽·萨克斯,18911970,女,德国犹太人,(也算是我的“柏林老乡”了)在纳粹迫害年代逃离德国,入籍瑞典,一生诗作颇多,另有剧作《以利》和小说《圣马可的鸽子》等。

最近发现一位朋友喜欢做诗,盘桓之余,想到了自己最喜欢的三首诗:奈丽·萨克斯的《逃亡》,T.S.艾略特的《荒原》,波德莱尔的《恶之花》。如今早已不必“为赋新词强说愁”,却也还没到“却道天凉好个秋”的境界,既然脚仍在祈祷的沙中,那就不要早说阿门,努力去“又见到海”吧。

也愿和这位朋友一起遨游诗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