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电影演员的产业化生存(上)  

2008-09-07 21:24:53|  分类: 表演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演员”二字的出现,是一种饶有兴味的现象。中国历史上,从事表演行业的人,大多有着以“人”为部首的职业称谓,如“优”、“俳”、“伶”、“倡”、“伎”等,或者被称为“戏子”。加“人”字边或者加“子”字后缀者皆为标明职业,这些称谓本来无有贬意,甚至是一种褒扬,但由于“倡伎”与“娼妓”的混淆,以及一句“婊子无情,戏子无义”的俗语,形成了某种约定俗成的评价导向,满足了大批受众的窥淫癖和嫉妒心,也在客观上大大地贬损了表演者的名誉与价值。

“演员”一词应该早就被使用,在电影摄制组中,这种称谓具有了崭新的意义。在电影初创的年代里,摄制组中的每一个行当/工种,都根据工作性质,在其工作内容之后加一“员”字,此作派颇受日本影响,也类似于英语中的后缀“―er”。摄制组中的工作者,包括:编剧员、导演员、演员、摄影员、照明员、录音员、机械员、发电员等等。后来,诸称谓发展变迁,有的省略了“员”字,如编剧、导演;有的改“员”为“师”,如摄影师、照明师、录音师。“演员”的称谓,也有变化,如“明星”、“表演艺术大师”等。万变不离其宗,说来说去,都是指在电影里演戏的人。

电影发展百余年,方方面面变化极大,形成了许多规律,也存在不少缺陷。演员这个职业,历来更是是非汇集的渊薮。乱花渐欲迷人眼,如今,世人多为演员问题的种种外在表征所困惑,难能回到电影演员的本体,重新认识电影演员在电影产业中的地位、价值与作用,电影演员的工作内容和生存状态,因此也很难对其功用进行理性的探究。对于近些年来为人热议的“电影产业”的概念,也更多停留在投资、市场、文化等层面上,而不能进入电影创作的层面,遑论作为电影创作“软实力”标志之一的电影表演。因而,重新梳理电影演员的方方面面,从电影产业的角度观照电影演员的价值与意义,是时下电影研究的一个重要课题。

 

一、产业格局与演员格局

一个国家演员的格局,决定于这个国家电影产业的格局。

中国电影产业并非单独生存,而是和若干相关产业伴生,具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最重要的伴生伙伴,是电视剧;其次,是广告业;其他还包括音乐、出版、网络等与电影有关的产业部分。这些产业,和电影演员的职业生活密切相关,构成了电影演员生活、工作及经济来源——衡量其社会生产能力的货币指标。

2007年,中国电影的综合收入为67.26亿元,其中票房产值33.27亿,其他为33.99亿——包括海外收入20.2亿和各电影频道收入13.79亿。在票房收入中,国产电影票房18.01亿,占54.13%;进口电影票房15.26亿,占45.87%。也就是说,国产电影的毛收入,为52个亿,其中还包括了电影频道等平台播映进口节目的收益。无论67.26亿还是52亿,都不算是一个很高的数字。横向比较,电影业整体作为一个产业,在中国的发达地区,如江浙和广东,如以产值参加排队,根本进入不了企业百强甚至企业五百强。因此,我们的电影还身处一个漫长的复苏期中,远远没有体现出经济大国文化产业应有的价值和定位。

在这样的前提下,对于中国电影产业的评价不能过高。实事求是地讲,电影的方方面面,都处在初级阶段。作为“软实力”之一的电影演员/表演,也在此列。对于某些具体演员的拔高式评价,并不符合电影生产力的实际情况。

1、电影创作格局

2007年,中国电影的产量为402部。这许多电影中,依旧保持着具有中国特色的两头大、中间小的格局。两头大:超级大片和低成本制作分别占据了投资和数量的大头;中间小:中等成本电影数量稀少。在制作模式上,超级大片接近于国际通行的制作模式,而占据绝大多数的低成本电影,则保持着中国电影一贯的生产方式,一种因陋就简、维持生存的简化拍摄模式。

超级大片,投资巨大,创作队伍人数众多,器材量充足,拍摄周期长,各方面均使用一流团队,在叙事、动作、时空观念等方面接近于国际大片的观念。超级大片是每一个年度票房的重要保证,而能够保证超级大片票房的,第一位便是演员阵容。

虽然超级大片的场面、特技已经成为重要的广告语,但此类电影最能吸引人的,仍旧是明星。从投资家到观众,最关注的就是明星。有超级明星阵容,就有巨额投资,就有无数观众买票入场。超级明星,是决定超级大片成功与否的决定性力量,谁抓住了明星,谁就抓住了超级大片。有了明星带来的投资和票房,才有创作队伍进行场面、特技尝试的可能性。在商业性的意义上,导演和全部创作人员,都是明星的从属品,偶尔存在的例外是:导演、编剧之类本人就是明星。

中等成本和低成本电影,基本上在以一种违背创作规律的方式制作着。大智大勇的中国电影人,在艰辛的创作环境中,居然也能创作出(和总数相比)少量的优秀作品,不能不叹服中国电影人的坚忍、变通精神。这些影片投资短缺,创作团队缺编,器材量不足,拍摄周期大大短于应有周期,在拍摄过程中常常突破《劳动法》对于劳工工作环境和时长规定的上限。由于产业本身的缺陷,大部分中国电影人被迫在恶劣的环境中工作,以存续大多数中国电影的生产。

在这些影片中,演员的构成五花八门。既有大蔓名角友情出演,又有业余演员广泛登场,各种组合方式,令人眼花缭乱。虽然电影不需要表演的论调一度甚嚣尘上,但是在新中国电影几十年的实践中很难形成事实基础。绝大多数电影,包括那些肖似现实的纪实风格电影,都由电影演员创作完成。演员,始终都是电影创造的核心力量之一,也是维系大多数中国电影生存的骨干力量之一。

2、职业演员的构成

 以表演为职业的,就是演员。以表演为唯一职业的,或者大部分工作时间都在从事表演工作的的,就是职业演员。

有些人也演电影,但他们不是职业演员。他们的工作主要在其他的领域,有合适的角色也会演一回,这样的表演工作者,不是职业演员。非职业演员的演技不一定比职业演员差,也不一定都比职业演员好。

有些人接受过做演员的系统训练,拿到了学士、硕士学位,但毕业之后没有进行表演工作,而是改行去做其他的事情。有些人做得很不错,官员、房地产开发商、电信增值商,他们是成功的人,但不算是职业演员了。

职业和专业这两个词汇之间,有区别。职业的未必专业,专业的未必职业。

职业演员过的是职业演员的生活。在拍摄电影之外,职业演员还有不少工作要做。个人的日常梳洗是一部分,围绕着电影的外围活动是另一部分。前者是练功,后者是增值。职业演员由于具体工作的特殊性和长期的特定生活方式,身上总是带有某种特殊的气质。这种气质有时引人着迷,有时讨人厌恶。

职业演员金字塔的基座,是数量众多的群众演员。这是认识演员问题最容易被忽略的部分。好莱坞电影之所以横扫全球,关键之一在于演员。他们不仅仅拥有一直国际明星队伍,并且拥有数十万计的签约职业/半职业演员。在好莱坞电影中出现的几乎所有面孔,街道上的行人,战斗中的战士,海滩上的游人,餐馆中的食客,几乎全部由职业/半职业演员扮演,而并非随意拉来的路人。由于美国表演教育的普及程度很高,全民的审美素养亦高,因此具有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人才资源。数十万计接受过完整表演教育或者具有职业演员素质的人通过经济公司成为职业/半职业演员,即使专门从事群众演员工作,也足以获得中产阶级的收入。这支数量众多、品质上乘的群众演员队伍,是好莱坞演员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国电影同样拥有一支超过十万人的群众演员队伍,亦即俗称的“北漂”、“横漂”等。我们的群众演员水平实在是乏善可陈,普遍没有接受过专业教育,大部分不具备基本的演员素质,在拍摄工作中属于不折不扣的活道具。虽然经过长期实践,也有少量群众演员能够掌握一定的表演技术,给人带来意外之喜,但是大多数群众演员是非专业的,难称及格的。在中国电影中的银幕上出现的人物形象中,除了少数主要角色,其他的面孔都是不合格的,但我们只有这样的群众演员队伍可供使用。在电影产业的意义上,这一部分的生产力水平极其低下。

职业演员金字塔的中坚,是那些专们的职业演员。这样的演员在国内有500010000人左右——由于组织结构的松散和开工率的不足,事实上的职业演员数量只能概算——他们是每一年所生产电影的主要演出者,他们也构成了职业演员的主体。这些演员绝大多数接受过系统的训练,有的非常出名,有的默默无闻;有的演技精湛,有的滥竽充数——名声与才能并不总成正比。至于他们的职业身份,以及和电影产业的关系,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后文专门探讨。

职业演员金字塔的顶尖,是数量非常稀少的超级明星级别的演员。虽然中国各路明星甚多,但是真正的电影明星数量很少,能够带来投资信任和票房回报的超级明星则少之又少。在中国电影市场中,能够吸引观众走近电影院的真正的超级明星数量极其稀少,男女皆不过十人左右,并且是整合了大陆、香港、台湾资源后形成的华语电影市场的总体阵容。其他的演员,虽然名声疑似火爆,但都不能够成为票房的保证——这其中包含了许多我们熟悉的名字——这种事实和公众的印象正好相反。

超级明星的价值更多体现在投资问题上。当一部电影能够拥有一个真正豪华的演员阵容,投资问题立刻迎刃而解。当一部电影拥有了一批大明星,未来的票房便可以预期,投资家将会坦然投入巨额资金,不仅仅用以给付演员薪酬,同时使用在场面、特技、器材等方方面面。因此,当一部商业电影试图在创作上获得一些创新的可能时,必须要有这些大明星前来保驾护航——对于导演,这经常是一个非常无奈的现实,相应的测算也会出现在中等成本甚至低成本电影中。然而,一些影评人和公众对于这种现状缺乏认识,而更愿意相信另一种被描摹的奇异景况:以导演为代表的艺术家们,正在不断创造着崭新的电影艺术,演员,则是被利用的活道具,遭受包装和支配,处于被动的可有可无的地位,演员的成就不是电影的核心创造力,顶多算是沾满商业铜臭气的包装策略……只有身处电影创作界之内,才会知晓这种话语和现实之间存在着多么大的差异。

这就是中国电影职业演员的基本状况,具体而实在。阵营划分已经在事实上出现,和产业格局对应,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相互制约,相互损减。由于中国电影的产业性质仍存模糊之处,中国演员的产业定位也比较模糊。演员的归属性,演员的票房换算方式,演员的工作形态,都处于一种过渡状态,并不能如电影产业成熟国家那样具有着完备的量化考究方式,这是时下中国电影和电影演员问题的一个特点。

 

二、电影演员的归属性

电影演员,似乎最应该属于电影产业。

然而,中国电影的演员,大部分并不属于电影产业。具体的体现,就是他们并不属于电影产业下属的电影实体。这是一种有趣的归属错位。

中国电影产业,处于转轨和变型的过程之中。旧有体制被摧毁,新的体制正在产生,这是造成演员归属错位的主要原因。在旧有体制中,电影演员大多属于各个电影制片厂,各厂演员主要为所属单位演出电影,有时也有厂间人员流动,包括转换工作单位和短期借用。电影拍摄有时也会借用(因基本没有劳务费,所以只是借用,而非聘用)非电影制片厂的演员,但是数量并不多,不少有潜力的演员参加拍摄后被电影厂吸纳,成为电影制片厂演员团体的一部分,完成了身份转换,成为了电影产业从业人员的一部分。

新时期以来,电影体制发生了巨变,而演员的来源、归属性、工作方式等也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大批话剧演员加入了电影演员的行列,改变了电影表演的形态和格局。紧随其后,其他门类的表演工作者,如戏曲演员、主持人、运动员、歌手、企业家等等,亦籍电影产业剧变的时机,以不同方式加入了电影演员的行列,如同徘徊在北方的蛮族,一旦渡过多瑙河和莱茵河,立刻以无可阻挡的气势冲入罗马帝国的腹地,最终改变了欧洲历史的走向。各种门类演员的加入,深刻而具体地改变了中国电影的形态,而演员的归属性,也从过去的一元化转为多元化,各种新型的组合方式仍在不断出现。

1、电影厂、剧院、学院演员

由于历史的传承,在国有体制下,大部分职业演员,皆归属于电影厂演员剧团和剧院演员队(演艺中心)。电影厂,以北影、上影、长影、西影等为代表;剧院,以中国国家话剧院、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各省市话剧院团等。除了这些团体,拥有演员的单位团体还包括:戏曲院团、大专院校、机关单位等。这些演员在拍摄具体的电影作品时进入具体的摄制组,工作完成后回到本单位。如今,这种体制已经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电影厂的电影项目和电影厂的演员处于双向选择的状态。电影厂的电影项目未必使用本厂的演员,电影厂的演员也未必参演本厂的电影项目。时至今日,电影厂体制下生产的电影数量急剧减少,民营公司生产的电影数量激增,许多电影厂的演员,根本不参加或者很难参加本厂的电影创作,转而为民营公司的电影工作。

国内的话剧院团是电影演员最集中的单位。原先,话剧和电影属于相距较远的艺术门类,跨界演出的现象并不多见。有时,在话剧院团中,演员参加电影拍摄会遭到不务正业的批评。而在戏剧学院中,学生参加电影演出也有可能被点名批评。在距今不远的日子里,有些话剧院团的演员和戏剧学院的学生为了参加电影拍摄,甚至要辞掉自己的工作或者学业。文艺创作格局的巨变使得这种状况发生了变化,话剧院团和戏剧学院的演员普遍加入电影拍摄,甚至以其为主业,话剧演出反而成了副业。原先,优秀话剧演员参加电影拍摄尚须藏藏掖掖,如今,话剧院团全靠在电影中出名的明星来撑剧场票房。许多人们熟悉的电影演员,皆属于戏剧院团和学院,如姜文、巩俐、章子怡、李雪健、张丰毅、濮存昕、刘佩奇、孙红雷、胡军、袁泉、刘烨、陈建斌、李冰冰等等。此种变化,为二十年前众人所料未及,可称得天翻地覆慨而慷。

2、个体演员

在体制改革的进程中,国内逐渐出现了个体演员。这些个体演员并不归属于具体的国有团体,而以个人身份参加电影拍摄,维系工作的是合同,而非工作单位。

个体演员的来源主要有几种,一种是业余演员,在得到机会参加电影拍摄后,专业工作不断增多,最终成为以表演为主业的半职业或者职业演员,但并未归属于某一国有团体。一种毕业于专业院校或者相应的培训机构,接受过全面系统的专业训练,因为各种原因未进入国有团体工作,但仍以表演创作为主业,事实上变成了个体演员。还有一种,原本属于国有院团或者单位,后脱离公职,自己从事个体演员工作。随着体制的变革,国有院团的不景气,影视创作机会的增加,个体演员曾经大规模出现,辞职干个体成为了一时之时髦举动。这种现象在客观上推动了国有院团的改革,也为经纪人的出现提供了条件。随着经济公司的广泛出现,个体演员纷纷纳入经纪人代理制度之下。但由于部分经纪公司存在问题,也有签约演员解约或约满重做个体演员的现象。

时至今日,个体演员,仍旧和国有院团演员、经纪公司演员进行着多向流动。

 

本文发表于《当代电影》2008年第7期

 

电影演员的产业化生存(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b452510100axj4.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