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孔小三上表演系(短篇小说)  

2009-03-09 17:52:38|  分类: 孩子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小三上表演系(短篇小说) - 赵宁宇 -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孔小三喜欢看电视,喜欢看电视上的电视剧,喜欢看电视剧里的漂亮演员。孔小三照了照镜子,自己也挺漂亮,打算也去做演员。于是出门上火车,报考了表演系。

孔小三报考了五个表演系,把国内有名的学校考了一个遍。四个表演系进入了三试,三个拿到了文考,有一个名次是97,明显没戏。孔小三就报考了剩下的两所,反正这两个表演系也毕业了不少明星,拍过什么戏不清楚,天天在网络写手笔下传着绯闻。明星,不就是用来传绯闻的么?

孔小三也担心自己考不上。第一,他不认识老师;第二,他没接受过培训;第三,他照了照镜子,又觉得自己也不怎么漂亮。有那专门辅导学生艺考的老师说,不学专业课肯定考不上表演系。又有那电视台的叔叔说,不拿30万肯定考不上表演系。还有在考场上二试就落榜的考生说,不搞潜规则肯定考不上表演系。孔小三家境平平,一没学专业课二没有30万三不搞潜规则,这还有什么希望?等通知书的日子里,孔小三被这些信息折磨得头昏脑胀,没事就到网络论坛里匿名留言辱骂表演系。不几日,通知书到来,孔小三考上了第一志愿的表演系。

孔小三又坐火车到了当初考试的地方,现在,这里变成了他的家。

一开学,便有无数白胡子老爷爷讲自己悲惨的故事。讲来讲去,孔小三大概听明白了,白胡子老爷爷是在劝大家和他们一样,把自己的一辈子搭上,和表演艺术死磕。想一想自己在民间的苦,孔小三就立了志,大早上爬起来“双唇班报必百波”地狠练。可是晚上一上网,到处都是潜规则的说法,不花钱上不了表演系,不献身上不了戏,白胡子老爷爷说的,靠谱吗?

孔小三心思刚有点乱,学校又弄来无数白头发老奶奶讲自己悲惨的故事,那意思还是全大家把自己的一辈子都搭上,和表演艺术死磕。孔小三想不太清,这表演艺术是哪家魔王,总要人和他死磕?不过掌总是要鼓的。第二天早上又爬起来练“抵舌当地斗点钉”,被睡懒觉的旁系师哥一顿啤酒瓶子砸跑了。

上表演课,老师让大家观察生活,孔小三和同学们去欢乐谷和钱柜观察生活,没什么收获。老师点评后,孔小三又和同学们去麦乐迪和簋街观察生活,又没什么收获。老师干脆亲自带着大家去西街,絮絮叨叨地指着那些买菜的、摆摊的说他们身上蕴藏着表演艺术的宝藏。孔小三看了半天,一点迹象没发现。孔小三就串连几个同学,给这位刚学会发短信的老师发了许多辱骂的短信。于是,老师气病了,提前办退休手续,告别了讲台。孔小三和同学们喝了一夜啤酒,欢庆民主的胜利。

又上表演课,一个西洋范的老师讲解放天性,让大家装疯卖傻,学习阿猫阿狗,非常好玩。玩着玩着,孔小三就和同学孟小四谈上了恋爱。谈恋爱就需要花钱,孔小三就说表演系乱收费,和家里要钱。家里听到表演系终于要乱收费了,赶快给孩子寄钱。钱不多,不过孟小四经常出去拍照片、广告,几百几千的挣着,俩人小日子过得不错。期末考试,孔小三由于出勤比较多而名列前茅,有几个一学期只来上过几次课的同学被开除了。洒泪分别,哥几个抱头痛哭,被开除的怒斥表演系:装什么呀,等哥们火了,回来臊死你你们丫的!

许多年过去了,这哥几个全部人家蒸发,踪迹皆无。

再上表演课,开始搭段子演戏。老师让看小说,孔小三忙没时间看小说。老师让看剧本,孔小三忙没时间看剧本。交作业,就比划个电视上的电视剧的段子糊弄。大不了老师骂几声烂,或者再气病两个。没什么的,你爱病你病,你不是早说要为了表演艺术死磕么?

孔小三天天忙,除了去新天地新东安大月城钱柜糖果唐会麦乐迪后海欢乐谷九华山庄,还忙着见组。孔小三认识了几个大哥,一个是张导演的副导演的老同学的公司同事的表弟的助手,一个是冯导演的制片的二叔的老部下的司机的邻居,都是在圈里呼风唤雨的能人,对于文艺界的家常里短、鸡零狗碎倒背如流,经常给孔小三等几个小兄弟谈人生。于是孔小三坚决要求不上课去拍戏。老师不同意就开假条,假条不管用就玩失踪。孔小三终于拍上了戏,大冬天到西边山里拍了两天,在一位著名演员身后站了22个小时,没有台词,获得了200元报酬。孔小三赶快花250元请大哥吃了顿饭,又将和著名演员的合影贴到了博客上,赢得了333次点击。

回到学校,万恶的老师把家长给弄来了。老爹撞头老娘上吊,总算是和孔小三约法三章,以后保证上课,周末出去串串戏。孔小三一肚子火,搭段子也是有气无力。其他同学上课不是睡觉就是玩PSP,孔小三却总是在冥想,自己未来如何如何,如何如何,这个好习惯伴随了孔小三很多年。

想不到,老师也带着副导演来了,说是陈导演派来挑演员的。一来二去,孔小三就被挑上了,和其他五个同学一起去见陈导演。嘎纳、柏林、奥斯卡、红地毯、拍广告、做访谈、赚大钱,且慢,陈导演要看大家做小品。孔小三和孟小四做了几个小品,陈导演问,练过台词吗?孔小三说老师教过也曾经练过。陈导演问,练过形体吗?孔小三说老师教过也曾经练过。陈导演问老师教过表演吗?孔小三气不打一处来,我们这么著名的表演系老师怎么会不教表演。陈导演问老师教过什么?孔小三想了半天说不出来,又看孟小四,也是一脸茫然。

回了表演系,孔小三决心努力学习,他练晨功记笔记进健身房上晚自习,感动得老师们聚集在教研室内抱头痛哭。坚持了半个月,孔小三心里又有点二乎,有用吗,还挺累的。不上你陈导演的戏,我还上不了其他导演的戏?于是孔小三又去找大哥们。但大哥们都忙,一个进了监狱,一个出了家,一个去山寨百家讲坛做讲座,再也没有宝贵的人生经验教给孔小三了。

黑暗中,孔小三又看到了光明。经常给孟小四拍照片的一个哥哥看上了孔小三,给他拍了几张照片。后来这照片上了小报,后来更多的照片上了大报,后来孔小三也被邀请参加一些半明半暗的PARTY,和一些看起来眼熟的各路大仙交换名片,有的还时常发发短信。孔小三和名流称兄道弟,和明星亲密接触。张导演冯导演陈导演,都见鬼去吧!

表演系要排毕业大戏了,孔小三因为出勤比较多,学习又比较投入,被任命为主要角色。是金子总会发光,何况最近金价大涨。孔小三看了看剧本,没意思,还名著呢。回头再看同学们,大事不好!一个上了霍导演的胶片,一个上了高导演的电视剧,两个参加潘导演的选秀,一个出了专辑,一个签了美国公司,好家伙,都跑到前边去了。这时候,一个大哥从监狱里放出来,拉孔小三去拍电视剧。孔小三在表演系大哭大闹,终于辞演毕业大戏,跟着大哥去某著名影视基地拍摄电视剧三个半月,扮演第25号角色。后来这部戏没有卖出去,所以孔小三在其中的表现不得而知。

回到表演系,正赶上同学们演出毕业大戏。坐在观众席里,看着同学们的演出,孔小三感慨万分,当夜写下一篇博客《我庆幸我和这些兄弟一起奋斗过》,获得了555次点击。

第二天,孔小三得知,孟小四由于在大戏里的表现还过得去,被姜导演挑去主演电视剧。女演员能上戏,肯定是潜规则。孔小三审问孟小四,孟小四大骂孔小三,二人宣布分手。一个月后,孟小四和姜导演接受网络采访,孔小三气不过,匿名写了一篇爆料博客,贴到了论坛上,获得了234567次点击。又一个月后,姜导演的八卦被澄清,爆出孟小四和某著名演员的绯闻。孔小三怅然若失。

要毕业了,该找工作了。孔小三报名到几家国内最著名的表演团体面试。孔小三进入了三个团体的复试,两个团体的三试,最后都下来了。说什么基本功较差,和没学过的一样,别逗了,谁不知道你们那一套,不就是俺孔小三上边没人么?正义感在孔小三胸中激荡,终于抓机会逮住一个在地铁上不遵守先下后上规矩的瘦弱男孩爆打一顿,后又在派出所里使用大舌头台词将几个小警察训得目瞪口呆。

进不了国营咱们进民营,孔小三准备了一百份资料,投到了一百家公司,最后和其中的七家挂上了钩。不仅仅挂上了钩,还上了戏,一个电视剧的五号,128365句台词,很是不错。孔小三珍惜机会,拍戏十分认真。陪副导演喝酒,和制片打麻将,向老演员讨好,给女演员发荤段子,江湖怎么混,早听大哥说过一百遍了。孔小三暗自嘲笑表演系的老师,一帮书呆子,什么都没见过,俺没毕业就演了五号人物,这前途,岂是你们料得到的?

毕业要写论文,孔小三给同学若干现金,请人代写,不料被老师发现。无奈,孔小三亲自操刀,写下了一篇只有88个错别字的论文。教务处又来通知,由于前后五门挂科,孔小三拿不到学士学位。孔小三左右一望,班里拿不到的大有人在,便也释怀。反正不落国营,有没有学位证也无所谓。咱们国家这人事制度也该改革了,为什么非逼着人拿学位证?

毕业了,散伙饭上,全班同学又一次抱头痛哭,为了他们在表演系付出的辛劳,为了他们四年间的奋斗,为了他们度过的艰难岁月,喝,哭!一时间大家都升华了,纷纷表示要用在表演系学习的劲头,继续在表演艺术的道路上奋斗下去,为自己的母校增添光彩。

孔小三在圈里混了几年,拍了三个电视剧一个电影两个广告,又交过三个女朋友,全都分了手。孔小三报考过一次研究生总分差101没有如愿。孔小三因酒后驾车被拘留教育。孔小三参加一个话剧排练因和导演耍大牌被话剧圈打入另册。孔小三开过一个饭馆坚持了半年还是把饭馆盘了出去。孔小三计划勾引女导演但想了半天既没那个勇气也没那么无耻。

孔小三后来和孟小四一起拍栏目剧,孟小四因为之前的几部电影小红火了一把最近又没什么响动了。两个人曾经试图鸳梦重温,但咂摸咂摸不是那个意思,只好作罢。后来孟小四偶尔打电话给孔小三说突然很想他,孔小三说自己也是。其实这是谎话,如今的孔小三,心里已经什么都不想了,不仅仅是感情。

后来孔小三回表演系办点事,正赶上表演系招生,院子里乌攘乌攘都是红男绿女。考生们正在排队,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眼神混沌的家伙从门里出来,心下纷纷立志:一定要考上表演系,不然就会象眼前这个家伙一样,落魄,失败。孔小三看着台阶下汹涌的人潮,嘴里轻轻吐出两个字:可怜。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