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2008中国电影表演艺术报告(男演员篇)  

2009-06-15 23:44:20|  分类: 表演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中国电影又一次实现了产业飞跃。最大的成绩是,全年完成了43亿票房收入,其中超过60%——25亿来自于国产电影的贡献,两个数据均比上一年度增长了超过30%。虽然经历了雪灾和奥运会对于电影票房的负面影响——该时期全国票房的数额减半——以及金融风暴带来的社会经济困局,中国电影票房依旧以双倍于GDP增幅的骇人速度持续增长,这种现象与其当初的大衰退一样令人措手不及、目瞪口呆。

演员们和表演艺术为电影产业的高速增长贡献了多少力量?当我们置身于影院售票处前,面对那些在海报和预告片前流连商议的观众时,听到最多的话语就是:这部电影是谁演的?无疑,对于绝大多数当下的观众来说,演员是吸引他们购票走入影院的最关键因素。这个现实已经引起了制片商、院线的充分注意,却也招致了另外一些人的视而不见或者不屑一顾。

当演员或者明星成为卖片的第一因素的同时,中国电影在表演艺术方面却依旧乏善可陈,演员的商业价值和他们的专业表现之间,存在着比较大的差异。这也是中国电影在创作诸方面面临的共同问题:在日渐寻找到商业营销的技巧的同时,却较少能够改善内容的品质。

这是一种奇怪的现象,充斥于转型期社会的方方面面,非只电影一家。

卖座,并不意味着“普适”。

2008年,电影演员们依旧乐于出演电影作品。他们对于电影的热情,一方面来自对于这项事业的真实热爱,另一方面则是一种商业考虑。电影,毕竟在名声上远远高于其他视听门类,易于助人成名成家。此种思量具有正面意义,使得大量演员积极投身于电影创作中,甚至不因他们在电视剧等方面积累的名声而锱铢必究。然而,在表演艺术方面,却很难看到存在重大的进步和突破,杂陈百味的因素伴随着电影商业属性的明确纷扰而至,形成了复杂有趣的电影表演景象。每一个例子,无论正负,均将成为未来之路的路标。

 

男演员

王学圻《梅兰芳》

《梅兰芳》无疑是2008年度艺术含金量最高的影片,而王学圻则是这部影片星河中最耀眼的一颗。在《梅兰芳》中,王学圻扮演的十三燕是一个极其重要的人物,他代表着中国艺术光荣的历史和即将消逝的过去,甚至也指涉着导演陈凯歌自己的内心世界。与其相对应的,是梅兰芳所代表的未来。十三燕注定是一个失败者,但这种失败并非因为艺术技巧,而是源自于时代更迭的宏伟力量。十三燕懂得变革,但是时代已经不再为一个变革的老人留下任何余地,它轻率地抛弃了过去,选择了新途,梅兰芳正是这新生力量的代表。王学圻对角色的刻画接近于完美无缺,在塑造人物心灵与演绎舞台片段各方面,均显现出雄厚的艺术功力。人物外部形态的塑造,特别是独特的发声方法,尤为表演增色。王学圻的表演,为2008年度整体的电影表演增加了厚度,他证明,电影的奇迹之一,便是演员所呈现出的表演艺术。

吴刚《梅兰芳》

虽然排名黎明、孙红雷、余少群之后,但是吴刚的表演却是更为出色的,几乎和王学圻相得益彰。他所扮演的费二爷是一个半帮闲半经理人的角色,在角色的设置和情节的排布上,几乎毫无发挥的余地,完全处于陪衬人的位置。然而,吴刚却从这微末的角色中,找到了展现时代感和塑造独特的“这一个”的道路。吴刚的表演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从不喧宾夺主,但举手投足间经意不经意的设计表现,语言中显现出的时代气息和艺术功力,能量强劲,余味深长。在他这一年龄段的演员中,许多已经丧了志、认了命,不再将自己当“角儿”也就真的不再是“角儿”;吴刚却不断提升着自己的表演水平,以坚守实现了自我,在每一部作品中均有明显的变化和进步,直至《梅兰芳》中的精彩入扣。大器晚成,相信吴刚未来的电影之路还会有更多的成绩。

余少群《梅兰芳》

余少群在《梅兰芳》中的表演完全盖过了之后接演的黎明,甚至和同场竞技的王学圻、吴刚旗鼓相当。作为一个青年演员,这是非常难得的成绩。余少群获得的成功,首先得益于多年的戏曲(汉剧)训练,其次应感谢导演陈凯歌的耳提面命,最后自然是个人优秀的悟性和心态。余少群是戏曲科班演员,举手投足乃至心态揣度均和剧名人物梅兰芳有相通之处,这是一般演员难以获得的内外部感受,他取得了和古人进行心灵对话的权力。陈凯歌导演对于梅兰芳、民国、“角儿”与“座儿”的理解,不断为余少群的表演注入生命血液。而余少群本人的表演天赋、多思擅受的悟性、自然本真的心态,同样贡献良多。在《梅兰芳》中,面对十三燕的沾沾自喜、咄咄逼人,余少群扮演的梅兰芳乖巧伶俐、不温不火,却又绵里藏针、退中寓进。其步伐轻盈,眼神清澈,语言柔美,余味绵绵,青春中蕴含着老道,多礼中暗藏着不亢,拿捏到位,令人叫绝。余少群扮演的青年梅兰芳,赢得了电影业界和普通观众的一致喝彩,这是多年来难见的新人盛况。

                        甄子丹《江山美人》《画皮》《叶问》

甄子丹无疑是2008年度功夫明星中风头最劲的一个。这一年度他有三部影片上映,可谓高产;票房近4亿,可谓卖座。在《江山美人》中,甄子丹是唯一有真功夫的演员,优势明显。在《画皮》中,甄子丹除了略施拳脚之外,显现出了文戏的重大进步,值得赞许。在《叶问》这部由自己主导的电影中,甄子丹充分塑造了叶问/甄子丹的完美形象。甄子丹是一个有商业头脑的演员,这种头脑不仅仅体现在对电影项目的运作中,也表现在具体的表演方法中。中国电影,一直缺乏对于电影表演中的商业化技巧的研究。甄子丹,或许可以成为一个当下的恰当案例。

葛优《桃花运》《非诚勿扰》

葛优在两部影片中的表演,中规中矩,一如既往。面壁十年图破壁,葛优在之前十年中,已经奠定了自己在华语电影表演中的极高地位。然而,或许艺术工作者都只能拥有十年上下的艺术生命高峰,葛优在2008年没有给人带来任何新鲜的东西,甚至连重复都显得懒洋洋地不在状态。确实,在塑造过《大撒把》中的顾颜、《霸王别姬》中的袁四爷、《活着》中的福贵、《卡拉是条狗》中的老二、《天下无贼》中的黎叔等角色之后,葛优确实也很难形成新的突破。《桃花运》因为具体原因而不完整,《非诚勿扰》中葛优的表演基本回到了《不见不散》的水平,然而,或许是某种疲塌的状态使然,其中已经看不到昔日的智慧和锐利。

张家辉《保持通话》《证人》

在香港电影式微的同时,香港演员培养的“实战”体制也接近于崩溃,批次成才的片场演员的昔日景象难以重现,因此,近年来香港电影中的青年演员人数稀疏,影响渐弱。然而,作为其中曾经并不起眼的一个,张家辉却越战越勇,屡有佳作出现。在《保持通话》中,张家辉扮演警察辉Sir,表演率真、有力,劲头足,爆发力强,内心处理清晰;在《证人》中,张家辉扮演亡命徒洪荆,心理任务更重,且具有自我矛盾性;他依旧成功地完成了两个角色的塑造,保持了香港警匪片中演员表演的优良传统。张家辉已经从香港青年演员中脱颖而出,有可能从大配角升格为领军人物——这一趋势还需要时间和作品来检验。

周杰伦《大灌篮》

很多人都忽略了周杰伦的表演功力。其实,在《满城尽带黄金甲》和《不能说出的秘密》中,周杰伦都是表演最出色的演员之一。而在《大灌篮》这部典型的商业片中,周杰伦扮演世杰,呈现的是典型的商业片表演技巧。实际上,面对商业片创作中,表演艺术也有两条道路:其一为充分施用表演技巧,是为“演技派”;其二为充分展现本色魅力,是为“本色派”。周杰伦无疑属于后一种情况。需要辨明的是,“本色派”比较于“演技派”,艺术效果并不差,对于演员的技巧要求也不简单。因此,曾经有过的“演技派”比“本色派”高级的思维方式,需要进行反思。强大的本色是难能可贵的电影创作资源,多少人使用各种包装法推销自己渺小的“本色”,终被时代大潮淘尽。周杰伦的魅力来自于他的天性、生活状态以及触类旁通的艺术领悟力,其中的含金量并不为低。他的存在,为华语电影的本色表演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样本。

范伟《即日启程》《非诚勿扰》

范伟已经越来越成为一个重要的电影演员。在某种程度上,他的小品生涯甚至显得有些久远。2008年,范伟在两部影片中的表现都比较出色,在《即日启程》中,范伟扮演惯常拿手的小人物老崔,外表憨厚,内具喜感,演来得心应手。可惜这部电影在档期上和《画皮》冲突,票房完败,未能引起巨大的反响。而《非诚勿扰》中的角色类型似乎更适合于已经去世的傅彪,范伟的出演具有某种接班的性质。作为演员的范伟,表演潜力很大,这在他出演的各种形态的文艺作品中均有体现。然而,当下邀请范伟出演电影的片方和导演,几乎都将其定位成了一种角色:有点小算计又有点缺心眼的小人物。这种设定对于初登银幕的演员有利,它可以形成一种迅速很快的认同机制。然而,对于已经在文艺世界中站稳脚跟的范伟来说,这种千人一面的角色邀请反倒不是好事,它限制了演员多面性发挥的可能。长此以往,演员身上的本事也会变得单一,人总是存在惯性。

邓超《李米的猜想》

作为新一代硬派小生的代表,邓超在《李米的猜想》中成功地塑造了方文的形象,虽然这部电影的“第一主人公”应该是导演曹保平。《李米的猜想》是一部风格独特的影片,既不是纯粹意义的商业片,也不是纯粹意义的艺术片,因而,在创作中既形成了特点,又显示出风格把握的摇摆。在完成诸多电视剧作品之后,邓超因《集结号》获得百花奖最佳男配角。《李米的猜想》是这之后的又一部作品。邓超语言功力出众,表演风格自然、流畅、技巧多变、富有爆发力,这是他从中央戏剧学院学习以来一直具有的优势——也是艺术院校在扩招前精英教育的最后奉献。下一个年龄段的青年演员中,此类型的演员非常缺稀,这种由于教育格局变化形成的尴尬局面,恰恰为邓超等少数几人保持优势地位提供了宽松的外部环境。

《赤壁·上》演员团队

《赤壁·上》无疑是2008年最重要的商业电影,其演员团队阵容庞大、气势迫人,商业效果良好。然而,在大陆演员与港台演员两大团队之间,存在着比较明显的风格差异,显现出某种不协调性。差异,存在于过去、现在,甚至未来,这是华语电影整合过程中的必然现象,这种现象在短期内亦不会消亡。

在港台演员方面,由于影片采用了历史电影动作片化的策略,电影拍摄又由香港导演吴宇森统帅的班底为主导,港台演员的表现本应更加合辙。事实却并非如此,梁朝伟扮演的周瑜过于阴鸷,似乎还未从《色戒》中挣脱出来;金城武扮演的诸葛亮显得漫画化,和大众心中的人物差距较大;张震扮演的孙权外形尚可,但内心刻画薄弱。几位演员的表演是影片为坊间所诟病最多的地方。究其原因,恐怕还在于影片风格处理和演员能力之间的矛盾关系。吴宇森导演将《赤壁》处理为他所擅长的动作片,亦为一功;但其选用的港台演员均非武打演员,不具备在具体电影语境中演绎人物的“动作话语”能力,因此扬短避长、事倍功半。对于商业电影中演员的使用技巧,成长中的华语电影还有许多经验需要总结。

在大陆演员方面,表现要好得多。由于大陆演员普遍具备的历史素养,以及丰富的历史题材影视剧创作经验,使得大陆演员团队在呈现历史风貌方面远胜港台演员。其中,张丰毅扮演曹操,尤勇扮演刘备,胡军扮演赵云,巴桑结布扮演关羽,臧金生扮演张飞,侯勇扮演鲁肃,胡晓光扮演夏侯隽,以及马精武扮演老人、张山扮演黄盖、谢钢扮演华佗,均相当准确、精彩。难能可贵的是,大陆演员在武戏方面也都有不错的表现,特别是胡军、藏金生、胡晓光、巴桑结布等演员马上步下的功夫,端的了得。前面几位得益于大陆高等艺术院校严苛的形体训练——值得一提的是,胡军曾为游泳运动员,藏金生、胡晓光均曾从军,都具有特殊的形体技能——巴桑结布则得益于丰富的艺术创作经验和少数民族的天性、能力。尤为可贵的是,几位演员都已经不年青,却能够保持如此的形体创作能力,值得青年一代演员效仿。

 

本文为中国电影家协会《2008中国电影艺术报告》之表演章,

写作于2008年12月上海,《金大班的最后一夜》片场

 

  评论这张
 
阅读(3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