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观念变革和偏差的开端(新时期电影表演连载…  

2008-08-15 01:37:00|  分类: 中国电影表演的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观念变革和偏差的开端(新时期电影表演连载… - 赵宁宇 -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1、            观念的变革和偏差的开端

进入新时期,整个中国自由空气日渐充盈,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推陈出新,生机勃勃。在文学艺术的各个领域中,新思维、新观念广泛出现,冲击着旧有的传统观念,崭新的文学艺术形式在之后三十年中纷纷登场,直至今日,我们所看到的一切,都是新时期初始开创的事物的延续与变种。

文革结束后,我们的国家处于一个变革的十字路口上,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都经历着痛苦的思考和曲折的转变。电影同样如此。文革十年对电影业造成的恶劣影响非常严重,电影产量大幅下降,电影质量参差不齐,电影观念教条僵化,电影队伍人员匮乏。如何重新创造中国电影的辉煌业绩,拍摄什么样的新电影,成了整个业界面临的问题。

痛定思痛,电影界对于既往的中国电影进行了反思。这种反思很快汇集成了一种巨大的声浪,并且超越了合理的分寸,反思,几乎演变成了对于之前的中国的电影的声讨——所得的结论,是否是客观和公正的呢?

对于新时期之初的这次电影大讨论,在今日看起来,其意味颇显深长。

首先,当时社会各界普遍否定了文革电影。对于文革十年中拍摄的十几部样板戏电影和几十部故事片,普遍全面否定。这一批判首先在政治层面展开。由于文革中电影生产为江青等人把持,在生产过程中存在着严重的长官意志,在电影创作的前期、中期、后期,均广泛插手遥控指挥,激起了广大电影工作者的反感。批判在艺术创作层面继续延伸,文革电影,在作品形态上具有着一些刻板僵化的条条框框,如“在所有人物中突出正面人物,在正面人物中突出英雄人物,在英雄人物中突出主要英雄人物(三突出)”、“正面人物近大亮,反面人物远小黑”等,形成了一种严重的畸形美学。因此,在文革结束后,电影界掀起了批判文革电影的热潮。不幸的是,这种批判显现出了和文革中的言行类似的简单、粗暴——这种现象在各个领域均有出现:反对文革流毒,采用的却是和文革类似的方式和态度。然而,打倒四人帮,大快人心事,对于批判江青等四人帮具体问题中出现的方法问题,并不引人观注。而文革电影的若干艺术主张虽然被批倒批臭,但是在之后的岁月里,却又不得不引起人们的反思,其思考结果甚至使人大吃一惊。

文革电影的公式化和概念化得到了集中批判,文革电影人为拔高主要英雄形象和粉饰历史气氛也被批判,而僵化的叙事策略和人物塑造要求——这被错误地称之为“戏剧化”或“戏剧性”——作为一种伴生的电影形态,同样没有逃脱批判。实际上,被批判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回想那些文革电影,演员们满脸红光,在不同场合均进行长达数分钟的演讲,台词抑扬顿挫,动作程式夸张,处处显露出做作与虚假。在一个呼唤真实的时代,这样的表演确实是应该被批评的。

然而,这种糟糕的表演方式,是不是可以冠之为“戏剧化”呢?

三十年前的一段历史公案张本。

今天,我们很容易将概念化的、虚假的、过火的表演和戏剧表演划上等号,这种印象已经根深蒂固,然而,却没有几个人真正想一想,这种印象是如何演变而成的,他本身是否又是正确的呢?

许多问题,有了惯性思维,或者所谓的定论,就会令人停止思考,接受某种话语的引导。多年以后,反倒没有几个人记得定论从何而来。

跳出来再看,反倒会觉得,有些话语的逻辑问题如此之大,错误如此明显,为什么却可以横行数十年?

中国电影,诞生于1905年。

中国话剧,诞生于1907年。

2005年,庆祝中国电影100周年。

2007年,庆祝中国戏剧100周年。

两次大庆,令人想到一个问题:中国电影诞生在前,中国话剧诞生在后。中国电影表演出现在前,中国话剧出现在后。咋这大哥哥表演出了问题,却要一再嘴硬说是晚诞生两年的小弟弟的责任?

中国电影和戏剧的初创期,许多成员是混杂的,大部分人都是既干电影,又做话剧,队伍交叉情况十分普遍。电影中的问题,也是戏剧中的问题。戏剧中的成绩,也是电影中的成绩。两者相互影响,共同前进。

新中国成立后,新中国的文艺队伍也是如此。许多话剧演员都演电影,许多电影演员也演话剧——电影厂的演员剧团都定期演出话剧。他们之间依旧是相互影响的关系。我们思维惯性中的一些表演,并命名为话剧表演,比如李仁堂的《青松岭》和李默然的《甲午风云》,事实上并非话剧表演,准确地说应该叫“社会主义现实主义”表演风格。于洋没怎么演过话剧,但是在《暴风骤雨》和《火红的年代》中的表演,可能比李仁堂和李默然还“过”。“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是从苏联电影中借来的一个名词,用以标示新中国的电影形态亦比较妥贴。在一个具体的时代,有着具体的电影人,有着政府和观众对于电影的具体要求,于是,就有了具体的电影形态和电影表演形态。

(本人就以上问题和于洋、李仁堂等前辈均做过面对面的探讨)

对于伴生的中国电影和戏剧表演,即使电影表演存在问题,为什么要把帽子扣到戏剧身上呢?

 

 

全部阅读:《中国电影表演的罪与罚》系列连载:http://blog.sina.com.cn/s/articlelist_1219777105_10_1.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