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代言中国电影:银川纪行(2004金鸡百花电影…  

2006-10-10 23:50:00|  分类: 天涯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代言,不是说成了中国电影的代言人。恐怕也没有什么人能够代言中国电影。如果一定要评出个中国电影形象代言人又会是哪一位?即兴推出五位:孙悟空(大闹天宫)、黄忠(定军山)、葛优、谢晋、杨子荣(智取威虎山)。

2004年,金鸡百花电影节在银川举行。当年百花奖最佳影片《手机》,金鸡奖最佳影片《美丽上海》。演员获奖的是刘烨、郑振瑶、冯远征等等。从这一年起,我开始担任金鸡百花电影节闭幕式星光大道仪式的主持人。这个主持人在场外解说,不露面。观众看到的是出现在画面中电影频道主持人经纬,而伴随电影人走上红地毯的便是这位场外解说的声音。是代表,是语言,代表一个年度的中国电影业绩说出语言,简称为代言。

此项工作的最难处,是全国直播。金鸡百花电影节是电影节和当地政府的盛事,也是文化界的重大活动。对于任何一个主持人都是考验,何况本人这个老师兼导演兼兼职主持人。按照事后的收视率总结,在那个傍晚收看星光大道仪式的观众有三亿,加上数次重播,观众超过了七亿。还有不计其数的各娱乐新闻栏目片段播出......所有这些,都源于一个电话。

回忆那一日,应该是正在给学生上课。带的班正在中国戏剧片段阶段,不是在给学生排写意的《洒满月光的荒原》,就是在解决《恋爱的犀牛》两位大师级主演的矛盾,要不就是组织同学们翻着跟头满头大汗排演《反恐精英》--手机响了,电影频道《中国电影报道》的主编张卫打来电话,热情洋溢地要求我给几亿观众解说金鸡百花电影节闭幕式。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黄健翔、刘建宏、张斌这几位,世界杯英超意甲如火如荼,主持人坐在北京某个演播室里侃侃而谈......最后,张卫郑重其事地说全国直播前要进行岗位培训,责任重大,自然应允。放下电话,演《恋爱的犀牛》的两位同学已经打起来了,赶快解决眼前的问题。

闲下来回想着看过的世界各国电影典礼的解说,似乎也找不到合适的例子。奥斯卡的主持人有许多,分片包干,在场外自由寻找,抓住一个就采访。嘎纳、威尼斯的星光大道很风光,但却似乎没有解说,也许是外语被我们的录播去掉了。至于中国的最重量级电影节,百花、金鸡两大奖项揭晓,上千电影人聚集,还有迎接2005中国电影百年的意味,应该怎样解说,一时不得头绪。

次日深夜,张卫把我约到了栏目组的机房,非线上放着这一年度华表奖的红地毯仪式,是参考资料吧。记得张卫老师提出了很多要求,继承,发展,个性,求变,总之能提的都提了。但是此时,我已经下了个决心,只要是我做,就要做成一件与所有人不同的事情。

得到一个令人高兴的消息,直播解说不是在北京,而是在银川。银川是我没有去过的一个城市。而2004年的秋天,正是我拍摄《避暑山庄传奇》和《京华烟云》之间的教学日子,关于这两部戏,关于我的恩师张子恩导演,另文述之。

安排了学院里的事情,腾出了一个周末的时间,准备去银川完成任务。当时,影协的吴冠平和老同学方刚亮、同事梁明已经去了银川,电影节正在开幕。他们出发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也加入了这一电影节队伍,更不知道方刚亮和梁明老师在电影节上都有斩获。

此时还在苦思冥想,操何种风格呢?郑洞天老师?比利克里斯托弗?胡皮戈德堡?白岩松?

在去机场的路上,还在想。问题是,似乎不再有人给我要求和意见。没有想到的是,自此便真的没有任何领导专家给我提出要求和意见。直到直播结束后和电影频道阎晓明热烈握手。

银川看着远,直线距离近。飞机起飞了,一小时二十分钟以后,银川机场附近的沙丘出现在眼前。

 

到达银川,前后左右站起来几个歪歪斜斜的兄弟姐妹,这才知道全部是电影频道派出的转播组成员。这一次电影频道和影协派出的转播人员多达上百位,都是精兵强将。2004年起,对中国电影重大活动的转播由原来的非电影系统转到了当时全国唯一的专业电影频道――CCTV6,从上至下,全体动员,力求首战告捷。

宁夏的沙化非常严重,沙丘几乎从北面和西面包围了银川。高速公路在沙漠中夺路而出,前方是银川。

银川是西部一个不很发达的城市。但是市面给人一种亲切宁和的感觉。上海、深圳的喧闹让许多人不喜,其他许多城市可以用破败来形容。成都和杭州是两个可亲的城市。而小小的银川,在老式的店面和狭小的面积中,竟让人感受到一种国人久违的认同感。

愚等入住绿荫酒店。接近三星级吧。

放下行李,立刻主动奔赴主会场宁夏人民会堂。首战用我,用我必胜,自然要积极些。

直播前的会堂一片混乱。到处都是搭建了一半的舞台设施和四处散落的音响器材。一个黑眼圈英俊熊猫站了起来,这就是直播导演亚宁。身边的高手们,是电影频道节目部的陆弘石、唐科领导,居然还有三个人站起来喊我老师。再看时,还真是学生:张颖、张淑、陈明。三女杰毕业后分属不同系统,居然在银川和我相遇,心下甚喜。

赶快客气,亚宁更客气。直切正题,询问政策底线。要知道,国家级的电影活动都是有规范的,什么当说什么不当说,应该实现问明,有利于工作。未想到,亚宁只是客气了几句,便去部署机位灯光了,行为准则一字未提,再和陆弘石主任耳语,主任道:叫你来就是信得过你,干吧。

越是放权越不知道怎么干,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通病。疑惑间,一大票人马杀到,市政府五大班子领导仿佛呈慢动作般出现,气势迫人。却有一员女将斜刺里杀出,一语惊人——

我来晚了!

《红楼梦》里王熙凤的开场白。

此姐便是电影界无人不识的影协大型活动部负责人,周建萍。

她先生叫韩美林。

之后进入一个大而不很整洁的会议室,七八方开始对转播、现场、警力、证件、车辆、气球进行无止无休的研究。溜出去给一个重要的朋友打了个长电话,回来会议还在进行,又多出一位领导。看看和自己关系不大,溜出去,寻老友吴冠平。

吴兄是电影学院老同学,一个年级的隔壁邻居。毕业后到《电影艺术》编辑部,刊物属影协,年年旁听金鸡奖评奖,也成了各届电影节的组织者之一,其美丽妻子还托我带了一样银川处处可以买到的生活用品。

和一美丽女子一起走上电梯,又尾随她走进了吴兄的房间。此女是《电影艺术》新来的编辑,师妹李韧。我有个师弟,老许孜孜同班的,也叫李韧。此次出识,一年后在三亚电影节又重演了这一幕!后话。另一个后话是,之后李韧约了我多篇稿件,超过了吴兄三年的总和。

一进房间,居然老大哥陈宝光也在。乱聊一气,各吐苦水,几位大编亮出一摞餐券:伙食补贴留下来打车吧,以后就在我们这吃。

进了这个酒店的餐厅,中西合璧,不丰盛却实惠。放眼一望,大多眼熟却未曾谋面。正在闷头大吃,忽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

?/P>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