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对“第四代”导演电影创作的回顾与反…  

2006-03-01 23:59:00|  分类: 认识电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者,“第四代”导演在创作的早期更加注重主题思想的把握和“拿来”电影表现手法的运用,而缺乏创新。在“第四代”导演的作品中,几乎每一种新颖的视听表现手段都在我们“拿来”的外国电影中见到过。这是一种以做学生的方式进行的创作,一种“跪着造反”的客观结果。创作需要虚心,但不能永远虚心,那容易变成心虚。同时,对电影表现力的拓展,以自我为主体的创作应该说是缺乏的。或许,当时中国电影生产力的不足造成了这种不得不虚心的创作状态,但是电影人的自觉意识本应造就一个更为积极主动的局面。我们过于虚心了,但是我们所学习的影片在全球电影的大世界里并非全部,而仅仅是其中的一小部分!在国外,这些电影往往也只能吸引知识分子观众。“洋务运动”变成了管中窥豹,可见者仅为一斑啊。

同时,“第四代”导演对电影创作的可能性的探索并不充分,对自主的创造力缺乏信心和重视。这个观点看似奇怪,因为“第四代”导演正是因其“探索”、“实验”、“创新”而成名的。但是,以上种种基本上都是在传统电影法则的规约之下进行的革新,是在修辞层面上进行的“变法”,第四代导演缺乏的,正是对电影本身的革新。这不仅仅是“部门长”的问题,它和整个国家的文化观念、电影生产力、电影科技都有关系。在电影传统并不久远、工艺水平并不很高而又遭文化大革命浩劫阻断多时的当时的中国,想跟上世界的步伐是很困难的,这也不是几个精英所能决定的。在那个时代,新的电影生产力正在萌生,新的制作工艺,新的电影类型,以新技术为核心的电影创作,新的电影资本流动和营销方式,正在悄悄地冲击着全世界的电影。在我们正在为“第四代”导演的创新而欢欣鼓舞的时候,强大的对手已经悄然崛起,他们将在十几年后占据世界市场,包括中国市场。他们创造了新的电影形式: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乔治·卢卡斯摆弄的大白鲨和星际战舰,以及许许多多同龄的电影人的新奇古怪的创意,深刻地改变了世界电影的格局。而中国电影在同一个时期却正在弥合创伤,拿来学习,以一步一个脚印的精神前进着。几乎没有一位“第四代”导演致力于创造新的电影样式!几乎没有一位“第四代”导演在电影工艺上投入极大的注意力!几乎没有一位“第四代”导演预见到新型电影对未来电影世界的强烈震撼!我们正沿着电影的轨道稳步前进,别人却已经开始建造新的高速轨道了。当人文电影不断出现之时,国内电影市场萎缩了;当新型的外国电影进入之时,我们才开始感慨:以前所做的不是太多了,而是远远不够啊!

这就是人文电影,曾经很精彩,却仅仅存在了并不长久的时日。今天看来,人文电影中的很多作品依旧是经典之作;然而,如果在那个电影复苏的时代,能够有更多的尝试,更多的选择,更多的电影类型,更多的技术含量,更多的自主创造力,中国电影将拥有更多的可能性。如果这一切能够成为现实,人文电影也将拥有更多的内涵和更为强大的生命力。

 

三、         娱乐片

事实上,“第四代”导演对于事实上的尴尬处境并非毫不知晓。作为第一线的电影创作者,他们对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有着直接的感受。因而,在人文电影经历数年的创作之后,“第四代”导演纷纷调整策略,创作出新型样式的电影作品。

这就是娱乐片。

“第四代”导演是娱乐片创作的主力军。滕文骥、郑洞天、黄蜀芹、韩小磊、黄建中……这些人文电影的代表人物都拍摄了和以往艺术主张大相径庭的娱乐片,“孤魂”、“行动”、“秘闯”、“警官”、“逃犯”、“血战”、“艾滋病”……狼烟四起。娱乐片有很高的票房收入,很受观众欢迎,也得到了电影主管部门和电影制片厂的支持。这是一次成功的转型。

娱乐片的出现有着深刻的原因。新时期是文化的恢复期,经过若干年的休养生息,中国电影已经逐渐恢复了元气,正在扩大规模和寻找新的类型样式。改革开放的窗户引来了新鲜空气,观众和制片厂都需要强化电影的娱乐功能。文化大革命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成了一个历史名词,人们对历史创伤的感受不再那么强烈,而对新的生活充满信心——他们需要新的生活内容,从银幕到人间。年轻的观众正在成长。外国影片颇具规模地引进,事实上形成了对国产影片的竞争压力。再有就是,人文电影的吸引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第四代”导演在转型拍摄娱乐片时并非十分情愿。由于他们特殊的人生经历、知识结构和认识方法,人文电影似乎仍旧是一种最妥贴的表述方式。但是,作为当时导演队伍中的主力军,承担起拍摄娱乐片的任务是责无旁贷的。并非只是“第四代”导演对拍摄娱乐片有看轻之嫌,整个电影界似乎都认为娱乐片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下里巴人之物。看看这个名字吧,“娱乐”片,在那个时代,娱乐并非褒义词,它往往和不务正业、玩物丧志等消极意义联系在一起。而商业片、主流电影等更为恰当的名字却远没有娱乐片这个词汇普及,这代表了电影界对此种样式电影的一般态度。

娱乐片被认为较少拥有艺术含金量,也没有被特意增加技术含金量。娱乐片意味着比较好拍、打打闹闹、难上台盘、挣钱丟面,等等。许多“第四代”导演的类似言论散见于80年代各大小书刊杂志上。虽然也有少量自我辩护的文章出现,但大多数作者亦显得底气不足。抱着如此心态的创作结果如何可想而知。但是,娱乐片却获得了极大的票房成功。

在今天看来,娱乐片普遍水平不高。和同时期甚至更早些的外国同类型影片比较,80年代的中国娱乐片在各方面都有不小的差距——有哪一部“第四代”导演执导的娱乐片真的称得上是传世名作呢?娱乐片创作的年代,也正是中国电影经历体制转变的年代,承包制、独立制片、个体演员、劳务合同,新的事物随着娱乐片的创作孕育成长着。娱乐片本身也经受着影响。客观地讲,娱乐片只是一道电影快餐,不要说没有发展成大餐,就连快餐连锁店也没有开起来。“第四代”导演在创作中往往持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态度,掩饰在其下的,往往却是在从事此类创作时的力不从心。

但是,观众对这些并不尽善尽美的娱乐片给予了极大的热情,票房成绩说明了一切。影片中的粗糙疏漏、不合情理之处都被大度地原宥了。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奇迹,电影经济的良性循环,社会舆论的关注,广大观众的支持,娱乐片本可以更上一层楼,不断提高质量,成为主流电影中重要的一部分。但是,娱乐片在电影界却始终没有摆脱小妾般的定位,总难有扶正的机会。不仅仅是“第四代”导演,很多从业人员都缺乏对娱乐片系统深刻的研究,而使其健康地发展。娱乐片,成了80年代中国电影的一个怪胎。

假如,以“第四代”导演为代表的中国电影人,能够以全局的、客观的、求实的眼光看待娱乐片,对其进行全方位的研究,努力不断提高其制作水平,娱乐片完全有可能得到健康发展,并成为中国电影的主流样式之一。如果是这样,中国电影将拥有更为强大的生命力,不仅仅是在和电视节目、国外影片的竞争中多出一张王牌,同时也将成为影响其他样式影片创作的一块试金石。然而,由于种种原因,我们和一种美好的多的可能性失之交臂。当外部的压力全面袭来之时,中国电影立刻遭到了强烈的冲击。首当其冲的,正是在娱乐片创作中挑大梁而又没能使其发挥更大功效的“第四代”导演。

 

四、         九十年代

“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无知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狄更斯《双城记》)

90年代对于“第四代”导演来说是一个复杂的年代。中国电影在这十年中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发生的一切都深深地影响着第四代导演的创作。

1、中国电影业继续滑坡。90年代中国电影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衰退,年产量从150部左右减少到数十部(实际上映的和统计数字并不相符),观众人次从上百亿锐减到十几亿,全国电影院数量逐年减少。真正有影响的作品也大为减少,“第四代”导演受到最强烈的影响。

2、“第五代”导演和更年轻的导演崛起。进入90年代,在80年代崭露头角的“第五代”导演全面进入电影创作,其声势已在“第四代”导演之上。同时,更年青的导演们亦纷纷出手,引人注目。“第四代”导演的创作主体地位受到挑战。

3、以美国电影为主的外国影片批量引进,争夺大陆市场。在“大片引进”事件发生之初比较悲观的预测基本上变成了现实,国产影片至少在票房上被打得没有还手之力。“第五代”导演和更年轻的导演尚有多人在坚持竞争,而第四代导演绝大部分在这一轮竞争中落败了。

4、电视媒体飞速发展,电视剧成为有力的竞争者。电视被公认为是导致电影衰落的重要原因之一。电视媒体的特性使它成为电影天然的竞争者,由于国情使然,在中国电视的竞争力显得更为强劲。电视剧飞速发展,从数量到质量上都有极大的提高。电视剧从电影市场吸引走了大批观众,以及创作人员和关注度。

   ……

对于中国电影来说,90年代就是这样一个复杂的年代。对于“第四代”导演来说,90年代是受到冲击和挑战的年代是“怀疑的时期”、“失望的冬天”。每一种变化的主要承受者都是“第四代”导演,他们本身也因之发生了变化。

中国电影业的滑坡和“第四代”导演是有关系的。曲高和寡的人文电影和质量参差的娱乐片都不足以承担起主流电影的功用,但他们却据有了主流电影的位置。人文电影注重自省,其视点和观点都过于知识分子化,使其脱离了大多数普通人的观众基础。娱乐片的创作在客观上是不够认真的,特别是对其类型样式的研究、对新技术手段可能性的尝试严重不足,理论界也没有提供足够的、有利的支持。可以说,“第四代”导演在主流电影的状况是一种“在场的缺席”。如果说,80年代的电影体制仍旧可以保证“第四代”导演的主导地位——虽然是以牺牲票房和流失观众为代价,90年代新的电影体制则在客观上形成了生产责任制,创作者本身受到了影响。如果这种影响来得早一些,或者“第四代”导演的自省意识来得更深刻、更强烈一些,局面定会有所不同。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