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赵宁宇 乌衣巷里醉平生

 
 
 

日志

 
 
关于我

赵宁宇,导演,电影评论家。中国传媒大学影视艺术学院导演表演系教授,硕士生导师。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硕士,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博士。

网易考拉推荐

鍚戠幇瀹炰富涔夊洖褰掔殑鎴忓墽鑹烘湳  

2006-11-06 16:56:00|  分类: 莫言戏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现实主义戏剧

从诞生之日起,戏剧艺术便紧密地和“人”这个核心相结合。戏剧由“人”创作,表现“人”的故事,演出给“人”看。直视现实生活本身、以肖似于现实的形态演出、演绎最广泛人群的共同情感、直接和观众交流的现实主义一直是戏剧最主要的传统。

现实主义的内涵并不是单调、唯一的。以肖似于社会生活现实为演出形态的戏剧都可归入现实主义戏剧的广义范畴。不同国家、地区、民族在不同历史时期的社会生活形态并不相同,因而,现实主义戏剧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有着不同的形态,在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的形态,在不同的创作者群体中亦呈现出不同的形态。现实主义戏剧的本身,充满了丰富性与发展性。因而,将现实主义戏剧“假设”为某一种僵化的、刻板的、概念化的形态,是不小的谬误。

然而,许多创作者和观众对于现实主义的戏剧创作并不满足,颇多疑问和诟病。这个问题的出现在于,在若干历史阶段——甚至经常是在艺术上经历了一次爬坡和提升之后——现实主义戏剧往往形成了相对固定的创作模式和表现形态,进入变化较少的“稳定期”。在这个时期,由于成功的经验和积极的反馈,某种既定的“规矩套子”超越了积极有效的有机创作,创作者在很多时候是在重复使用、呈现“规矩套子”,而不是师法自然,师法鲜活的生活本身,更新不再,僵化日显,不免招致观众的“审美疲劳”,使得现实主义戏剧的发展遭遇了停滞。

诚如[英国]阿诺德·汤因比在《历史研究》中所阐述的,每一种文明的形态在缺少足够的外部挑战和竞争时都会产生停滞和退化,只有积极有效的外部挑战和竞争才能促使文明持续更新、持续发展,而过于严峻的外部压力也有可能摧毁那一种文明。如今,这样的挑战已经出现,且来势凶猛。

 

  “非现实主义戏剧”

在各个历史时期,特别是20世纪的一百年中,有着许许多多和现实主义戏剧不同的演剧样式出现,如表现主义、象征主义、荒诞派、实验戏剧、质朴戏剧等等。这些演剧样式建立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上,对其原有的表现形式并不满足,重新生发,创造出了崭新的演出样式。在本文中,所有与现实主义戏剧在形态上差异明显的将被称为“非现实主义戏剧”。

新时期以降,中国的戏剧传统也经历着非现实主义创作的挑战。林兆华的《绝对信号》开风气之先,之后牟森、孟京辉、田沁鑫等导演的创作都具有非现实主义的特征。以孟京辉为例,经过了十数年的实践,创作了《我爱XXX》、《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意外死亡》、《恋爱的犀牛》、《盗版浮士德》、《臭虫》、《琥珀》等重要剧目,已经形成了导演个人的独特风格,并具有着巨大的社会影响力和观众认知度。

在与林兆华、孟京辉等人创作的同步期与稍后的时期,新一代戏剧创作者的创作大都深受西方非现实主义戏剧的影响,同时也受到林、孟等人创作的影响,在各地的舞台上,非现实主义的剧目占据了重要的地位和相当的比重。在另一个层面,生机勃勃的大学生校园戏剧,普遍采用了非现实主义的演剧方法,大量改编与原创的作品不断涌现,受到普通大学生观众的热烈欢迎,大学生戏剧节对这一运动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非现实主义戏剧近年来的影响非常之大,以至于在年轻的一代中许多人视非现实主义为主流,忽视了现实主义的传统。而老、中年导演中的一部分,亦改弦更张,不断在自己的创作中加入新奇的元素。年轻的观众们——可以用白领或小中产阶级称呼他们的主要部分——在一段时间之内也对新奇的演出样式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在高等艺术院校的表演教学中,也有着局部的和全面的改革和探索,试图摆脱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体系的“旧路”,开辟一条崭新的教学之路。

 

  辩证

是否如同某些论者的论调,现实主义戏剧已经死亡?

我们不能无视现实主义戏剧面临的危机,但也不能忽视遭遇挑战之后现实主义戏剧的自我更新和兼收并蓄。现实主义和非现实主义戏剧之间有着不小的内外部差异,但依旧属于相互影响、相互渗透的关系,许多与传统现实主义不同的演剧方法已经被引入了现实主义戏剧,极大地丰富了现实主义戏剧创作和表现的手段。现实主义戏剧不断地进行着自我更新,非现实主义戏剧在事实上也不能摆脱现实主义传统的深切影响。

在北京,北京人民艺术剧院几乎是唯一一家能够依靠票房盈利的官方剧院,她的现实主义戏剧一直受到观众的强烈欢迎,绝大部分传统名剧和新创剧目都获得了重大成功。而北京人艺进行的一些非现实主义戏剧创作,其反响远远不如现实主义戏剧。当然,即使是传统味道最为浓厚的北京人艺,其现实主义戏剧也经历了嬗变和更新,如林兆华导演的《万家灯火》和《白鹿原》。再如奥地利戏剧《屠夫》,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被改造成了中国的本土版本,随处都可以看到全世界一致的对市井坊间平民百姓的高尚和卑微的精妙体现。

其他一些官方剧院,更多地演出外国戏剧作品。这些西方经典剧目的上演很少获得巨大的成功,甚至经常遭遇风声大、雨点小的命运。国内外经典名剧已经基本上丧失了仅凭作家和剧名便吸引观众的吸引力。表现现时中国人生活的本土现实主义戏剧更为普通观众接受。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至少对于普通观众来说,他们更加关注直指自己生活、和自己的生活经验、情感有着密切共鸣的戏剧。

而越来越引起人们重视的民间或者半民间剧团,其创作的内容也包括现实主义和非现实主义戏剧。新型的现实主义戏剧直接讲述百姓的故事,广泛使用煽情和搞笑的因素——这是两个具有一定贬意色彩的词汇——却足以吸引观众,并维持了剧团的生存和发展,构成良性循环。而花样翻新的非现实主义戏剧,几乎都很难吸引足够的普通观众入场观看,变成了专业工作者和半专业人士内部交流的一个平台。这个现象是耐人寻味的。

在教学领域中,若干推翻现实主义演剧观的教学尝试并不十分成功。这些尝试中的一部分被补充到了传统教学方法之中,而不成功的那一部分造成的后果之一是:原本在艺术院校完成表演学习后即有能力独立完成人物塑造的青年演员们,现在不得不接受剧院和经纪公司的二度专业培训。以标新立异为目的教学思路正在逐渐退场,无论他属于哪一个主义。

 

  现实主义的回归

戏剧是为人的生活服务的。当普通人初步实现了小康,具有了一定的审美素养,能够走进剧场观看话剧,他们的消费/观剧目的是什么?

自然,我们的观众也存在某种问题,他们的审美口味挑剔而不乏自相矛盾。许多观众对于传统经典有着逆反排斥的心理,对于非现实的种种技法永不满足,对于平庸的现实主义毫无兴趣。他们需要娱乐,又要求深刻;他们需要批判,又拒绝假正经;他们要求情感共鸣,却在观剧中保持着过度的冷静;他们追逐大腕,却又有着独到的眼光;他们的思想常常被媒体所操控,却又具有相当程度的自主意识。这是一群口味非常挑剔的观众,他们的特点也同时反映在对电影和电视剧的挑剔之中。

为什么新型的现实主义戏剧能够吸引这些观众中的相当一部分人?

他们应该能够从自己喜欢的戏剧中找到一些生活的答案,看到一些生活的真相,触及自己内心深处的焦虑,抚平在庸俗的日常生活中遭遇的创痛。他们要为自己的疑惑找到答案,为自己的痛苦寻求抚慰,为自己的高尚与龌龊寻找镜子。演出的方式是一种外部形态,对于“人”这个核心的体尝和体现,是能否抓住观众的关键。

非现实主义戏剧的革新脚步已经大大放缓,其演出方式由于观众的熟知已经不再具有新鲜感,在某种意义上,各种原本新奇的外部技巧和手段正在被一批批水平参差不齐的戏剧人模仿和复制,使之迅速平面化和庸俗化,形成了新的“规矩套子”,丧失了原本的冲击力和革命性。而非现实主义的内核,对于社会现实的深入体察,和对舞台手段的充满智慧的开拓,并不为众人掌握。非现实主义戏剧正面临着现实主义戏剧曾经遭遇的困难。

原创的、本土的、真正能够深入洞察观众心灵世界的戏剧,哪怕在方方面面还有不尽如意之处,正在重新成为主流。在此,不能否认非现实主义戏剧的重要意义,作为竞争者和挑战者,它刺激了现实主义戏剧的自我更新,为现实主义戏剧补充了新鲜的创作方法。

现实主义戏剧在此即将形成又一次回归。

在经历同样的嬗变之后,非现实主义戏剧也将迎来新的一天。

 

本文为在国际戏剧教育校长论坛上的发言

  评论这张
 
阅读(1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